全本小说网->大数据修仙TXT下载->大数据修仙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三十章 不止两个出尘期


    冯君和王海峰开了几句玩笑,坐在后座上的张采歆忍不住了,轻轻地咳嗽了几声。

    冯君听到动静回头看一眼,笑着发问,“你也想去?”

    张采歆却是直截了当地发问,“你去暹罗,是不是要买化妆品?”

    车里就他们三人,又没有外人,冯君也是很痛快地点点头,“是要买一些,不过严格来说,主要是采购大量高端香水,至于会用到哪里……这个暂时不能说。”

    “大量吗?”张采歆皱一皱眉头,又狐疑地发话,“多大的量?”

    不等冯君回答,正在开车的王海峰出声了,“肯定很多了,否则的话,老大直接在郑阳就买了……不行还可以去魔都,这香水多到老大心疼关税的地步。”

    不得不说,王教练还真不愧是冯君老同事,对他的心态把握得非常准。

    张采歆见冯君不做声,于是出声发话,“既然是这样,你在暹罗大规模购买香水的话,也很引人注目的吧?我建议……你最好跟我姐说一声。”

    冯君思索一下,想起了红姐跟致gong党的渊源,“她在暹罗关系很强吗?”

    “这个我不知道,”张采歆摇摇头,实话实说,“其实也不需要关系很强,能准备到货物就行了……都未必是暹罗市场的货。”

    冯君又点点头,那个组织在海外的影响力不算小,主要是成员遍布全世界,或许他们在某个地方的力量并不强大,但是关系网太庞大了。

    他苦笑一声,“这种东西,也存在串货的问题吗?”

    对厂家而言,指定区域里销售的商品,跑到别的区域了,这就叫串货,一般来说,各个代理商最讨厌的,就是自家地盘上出现了外来的串货商品。

    “当然,”张采歆很肯定的点点头,“化妆品要考虑的因素很多,天气、湿度、肤色、肤质……甚至是身高、体重和气质,各个国家和地区都不尽相同。”

    冯君默默地点头,拿起手机,拨通了红姐的电话。

    红姐听明白情况之后,谨慎地表示,自己没怎么操作过海外业务,最多也不过是把人送进濠江的赌场,不过她的信心倒是很足。

    “暹罗那边,应该问题不大……你对香水的品牌、香型和数量,都有什么要求?”

    冯君沉吟一下发话,“品牌要高端一点,香型之类的不做要求,最好不要有包装和文字说明,至于数量……先买价值五千万的吧,华夏币五千万。”

    华夏币五千万也不少了,王海峰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张采歆,发现她也是很无语地看着车顶,显然也是觉得冯君的口气有些……那啥。

    红姐倒是没有感觉到意外,反而还跟他探讨了一下货款交付的问题——合着在濠江赌场洗钱的事儿,不止是袁家会做,她也会做。

    不过这也不奇怪,她原本就是经常送人飞濠江的,而且……那个组织真的是势力庞大龙蛇混杂,尤其在类似的地方,很擅长在白色、黑色和灰色地带中自由穿梭。

    一路聊着,三人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茅山。

    四月的茅山已经相当温暖了,天上下着绵密的小雨,王海峰开着车,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十方堂。

    小天师听说他们来了,主动出来迎接,没过多久,唐王孙也来了,跟在他身边的,居然还有麻姑山的关山月和武当的郭长老。

    这三家都是跟冯君有过深度合作的,此刻凑在一起,虽然有点意外,但也算情理之中。

    因为下着小雨,多少有点寒气,不过唐文姬知道冯君的喜好,还是在十方堂的亭子里摆下茶桌,为冯君三人冲茶。

    小天师和张采歆穿得都很单薄,好在她俩都有修为在身,倒也不怎么怕冷,就是委屈了关山月,她年纪偏大又没有任何的修为,虽然是身体不错,但也冻得有些发抖。

    大家闲聊一阵,郭长老就很不见外地提起了自己在委羽山的收获。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弄回去将近七百株灵植,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别人。

    他是听了冯君的建议,分散着弄了好几块地,把灵植种下去。

    但是武当山虽然大,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瞒得住别人,更别说有一块地因为动了不少的林木,都被国土资源部门监测到了,特地找武当问询了一下。

    其实不止这一块地改动大,相关部门能来问询,主要还是有莫名其妙的举报。

    不过那块地在武当的规划管理区域内,掌教解释两句,又让他们去看了一下,确实是在种植草药,不是要推平林木盖房子,倒也问题不大。

    掌教当然知道郭长老干了些什么,但是这对武当有好处,武当的对外设定就是武修,郭长老弄来的灵植,能保证武当弟子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用太为天才地宝发愁。

    至于说强夺了他的灵植,掌教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郭长老祖传四代都是武当弟子,自己又是长老,在武当山的影响力不是一般地大。

    而且郭长老也说了,是得了“高人”相助,才能收获如此多的灵植。

    这个高人是谁,掌教心里大致也清楚,他完全没有必要再得罪一个强敌。

    除了武当内部,外面也有人知道了一些消息,因为当初灵植收获得太多,郭长老着急种下去,四处寻找种植药材的高人,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可就算是这样,知情最多的掌教,也只知道郭长老得了四百多株灵植——其中有一半,还是帮那个高人种植的……

    反正郭长老为了维护自家的利益,是想尽了一切手段,所以在得知唐文姬晋阶之后,无论如何也要赶来凑个趣,正经是他的儿子,目前在看守好几片灵植,不克分身。

    郭长老相信,这些消息多多少少会传到社会上一些,在道门里,应该是更瞒不住人的,他又何必在这几家面前遮遮掩掩?

    事实上,他还有苦要诉,“灵植太难种了,现在已经有接近四分之一,都被制成药材了,看守起来也麻烦,要不是下不了决心……真的是想全都制了药材。”

    “行了,你可以满足了,”唐王孙笑着发话,“要不把你的灵植给我……我来种?”

    “想啥呢?”郭长老一翻白眼,“把你茅山的金坛华阳之天让给我,我的药材全给了你又何妨?”

    关山月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你俩知足吧,你们都有所得了,我丹霞天洞天,才叫个真的不顺……具体也懒得跟你们说了。”

    这两位闻言,却是齐齐侧头过来,饶有兴致地发问,“哦……如何地不顺?”

    关山月却是不能说,只能重重地叹口气,她其实不怕跟他俩炫耀己方的所得,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她这不是无所得吗?

    这两位闻言,又看向冯君,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可不关我的事儿,”冯君当然不能任由他俩胡思乱想,他笑着发话,“好事多磨嘛……没准回头丹霞天的收获最丰富呢,关道友你要有耐心。”

    关山月也反应过来了,自己这么说话,很容易让人误会,是冯君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于是马上出声补充,“冯前辈是尽力了,还受了重伤,我是亲眼所见,也很感激冯前辈……至于说收获最丰富,那只能借前辈吉言了。”

    “身负重伤?”郭长老的眼中露出一丝骇然,“什么样的人物,能让冯道友身受重伤?不会是……遇到出尘期了吧?”

    他在委羽的灵植园里,可是遇到过炼气期的蝴蝶的,虽然不知道丹霞天是什么辛秘,但是再遇到什么古怪的东西,也不会让他觉得奇怪。

    他吃惊的还是冯君的受伤,那嚣张到不可一世的炼气期蝴蝶,都被冯道友轻松出手拿下,他真想象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让冯道友受伤。

    冯君笑一笑不做声,丹霞天的辛秘,不该出自他的口。

    关山月却是点点头,非常干脆地回答,“你猜得不对,不是出尘期……是不止一个出尘期!”

    这邻家大妈做事还真的耿直,不管别人怎么评论的,但在冯君眼里,起码活得够敞亮。

    郭长老却是吓得直接把茶杯掉到了地上,他嘴巴微张,愕然地发话,“两……两个出尘期?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是说,不止一个出尘期,”关山月淡淡地看他一眼:你刚才卖弄灵植很爽是吧?现在我跟你讲,丹霞天也有值得卖弄的东西,“我并没有说,是两个出尘期。”

    “不止两个出尘期?”唐王孙的眼睛瞪得老大,“那是什么东西?”

    关山月知道唐天师最担心什么,事实上,在炼气期修者都被称为大修士的年代,猛地出现了出尘期,给人的压力真不是一般地大。

    如果像冯君这种,愿意交流的倒还好一点,万一遇到一个脾性古怪的,那还真是麻烦。

    茅山曾经的中兴祖师,就是比较张扬的。

    所以关主持傲然回答,“唐天师也莫要忧心,有冯道友仗义相助,丹霞天也自有法门,我亲眼目睹之后,现在能站在这里跟你谈话,你就可以放心,不会影响你茅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