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我的女友是恶女TXT下载->我的女友是恶女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八十章 一剑斩破旧日心结


    北原秀次和冬美又在北原家修养生息了两天。

    其实他们真没什么大事,两个人挤在一起取暖并没怎么挨冻,而饿了40小时难受归难受,但确实也称不上什么大损害——他们在吃了一餐流质食物后睡了一觉,早上又吃了个七分饱,感觉就完全没事了,甚至冬美因为睡的太多,看起来比平时还精神了不少,倒是北原夫妇、福泽众和铃木这批救援人员累了个半死,一时缓不过劲来。

    与其说是让他们两个修养生息,倒不如说是除了他们两个之外的人好好修养了两天。

    等大家都恢复过来,已经是元月六日了,北原秀次准备带众人返回名古屋继续完成学业——回去要大半天,在福泽家再休息一天处理一些杂事这寒假就结束了,也就应该再去上学了。

    北原一花很不舍,但也知道不能留人,给他们带上了许多山货干果当地土产,还硬是又跟着北原拓的大卡车把他们都送到了镇外。

    冬美带着弟妹们一起整齐鞠躬行礼,恳切说道:“北原伯父,一花阿姨,这几天给你们添麻烦了!”

    北原拓不善言辞,只是搓着手干笑,而北原一花抹着眼泪说道:“哪里的话,冬美酱,让你出了危险,你不怪我们就好。”

    “一花阿姨,那是意外,请您不必放在心上!我在这里真的很愉快,感觉您……您特别亲切。”冬美连连敛衽鞠躬,为了保住福泽家的颜面也是拼了,这会儿还在装淑女呢,不过现在面对北原一花,突然也有些害羞了。

    雪里也凑了过来,拉着北原一花的手乐呵呵道:“对啊,一花妈妈,这不是没出事么,您就别牵肠挂肚皮了!我们要笑着挥手道别啊!”

    北原一花轻抹了一下眼角,也反握住了雪里的手,欣慰道:“你说的对,雪里酱,我们要开开心心的告别。”

    相处了这几天,她特别喜欢雪里,感觉她性格欢快但偏偏动作谈吐都很文雅,还会说一些很难懂很深奥的成语,果然不愧是大家闺秀,学校里拿奖学金的优等生,文武双全。其次喜欢冬美,感觉她通情达理,给人很大气不输男儿的感觉,不愧是名门长女,行事做派让人挑不出任何瑕疵,而最后喜欢的才是铃木乃希……

    倒不是铃木乃希演技不好,她演技还是过关的,就是为了快点把北原秀次和冬美救出来,结果暴露了真实身份,身边突然冒出了六七个保镖,救完人一挥手保镖又不见了,明显是大富大贵人家的千金大小姐,北原一花已经不敢对她有什么奢望了。

    只是铃木乃希还一无所觉,又上去蹭了起来,撒娇道:“一花妈妈,您答应我的事呢?”

    做为“中老年妇女杀手”,她修养生息的这两天也没闲着,很是蹭了一阵子北原一花,撒娇扮痴很是混了点口头承诺,而北原一花连忙把北原秀次叫了过来,小心地商量道:“秀次,乃希酱身体不好,你能不能在学校里多照顾照顾她?她要有什么事,你有时间的话能不能多帮帮忙……”

    北原一花也不敢给北原秀次下命令,还有些担心他不高兴,语气相当委婉,而北原秀次看了一眼在北原一花身后俏皮吐小舌头的铃木乃希,向北原一花柔声道:“我知道了,请您放心。”

    这妖精这次确实出了大力了,回头照顾她一下也应该,答应并不为难。

    北原一花长长松了口气,她感觉欠了铃木乃希不少人情,颇有压力,那能满足她一点小小要求也挺好,而耳中又听着北原秀次说道:“您多保重身体,我们这就走了。”

    北原一花眼睛又有点潮湿了,帮北原秀次整理了一下衣领,柔声道:“家里不要担心,留在名古屋好好生活,有空就回来看看,没空回来也没关系,知道你一切都好我们就放心了。”

    日本乡下的年轻人都是一窝蜂往大城市钻的,像是大臧村就根本没有多少青壮年,基本都在西伯郡、鸟取市之类的地方打工——日本社会老龄化之严重普通人很难想象,目前据统计达到“极限化”的村落有15000个以上,也就是65岁老人超过50%的村子就有这么多,甚至有的村子里最年轻的人就是65岁。

    这些村子随着老人不断去世、年轻人不断离开会慢慢发展成鬼村,最后从行政地图上彻底消失掉,已经严重影响到日本的社会结构稳定度,应对经济冲击和大范围自然灾害的韧性大为降低,但这属于国家大事,政府才需要理会的东西,北原一花一个山中农妇根本不明白,她只知道去大城市会生活的更好更轻松,所以完全不希望北原秀次回到村子里来。

    就是明白她也不希望北原秀次回到山村中来,她和老公忙一年才赚一百七八十万円的样子,而北原秀次只要顺利大学毕业,当个小职员怎么年薪也得有三百万円吧?那回来何苦呢?

    她叮嘱完又看了冬美和雪里一眼,轻声提醒道:“要是有什么事,我和老头子什么也不懂,秀次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事后告诉我们一声便可以了,不需要犹豫,千万别误了自己的幸福。”

    她是希望北原秀次在名古屋安家落户算了,给福泽家当女婿就不错,铃木乃希高攀不起,但福泽家的这对姐妹都是良配,一个气量很大,一个文雅闺秀,不行三女春菜看起来也是蛮好的,虽然有点呆呆的不爱说话,但家教也挺好,而且只差了两三岁,也能算合适……

    北原秀次心思再细腻也没想到北原一花都已经把他的终身大事考虑了好几遍了,一无所觉,只是点头笑道:“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有什么事也都会告诉你们一声。”

    说完后他轻拍了拍北原一花的手,感觉北原一花人真是很不错,原主以前完全身在福中不知福,好像关系搞的很僵,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他又冲北原拓行了一礼,然后招呼一声,带上福泽众和铃木妖精就去镇上的车站了——新年没过完,大卡车还是不准进镇上大街,目前那里还是集市状态。

    雪里背包里装着她的小弟“八狸”,手里提着土特产,但就这样也拦不住她不停回头拼命挥手,颇有些恋恋不舍,不知道的还以为北原一花是她亲妈。

    夏织夏纱依旧在偷偷怂恿北原秀次先带她们去鸟取沙丘骑骑骆驼再回家,但进了镇子后,猛然间觉得气场不对了,隐隐有杀气,回头一看家里的暴君大姐已然撕掉了淑女面具,恢复本性了——拜谢北原家任务顺利完成,已经不用装了——正上下打量着她们,似乎在确认从哪里开始打比较合适。

    她们马上缩了,又开始拿着一个棕色的圆顶毛皮帽商量怎么伪造骑骆驼的照片——把这个套到二姐头上,自己两个人骑在她背上,角度合适的话,能不能拍出骑骆驼的效果?拍好了可以挂在推特上付费观看,但万一被人拆穿了就太尴尬了,搞不好以后就不能做这门生意了。

    他们一堆人浩浩荡荡要坐小巴车按原路返回,但刚到简易车站便迎面遇到了形单影只的立花秋日子。她神情有些郁郁,上次身边的同伴也不见了——她吹完牛皮后,结果北原秀次认不出她来,一时传成了笑柄,而她人缘也不怎么样,不少人想落井下石,在打探北原秀次情报时,结果把北原秀次拿过玉龙旗的事翻出来了,CP雪里也翻出来了,让她的情况更加雪上加霜。

    你当初瞧不起人家,现在成了人家脱胎换骨瞧不上你了,更和剑道天才美少女在一起了,颜值、身材、成就都完爆你,嘿嘿……这至少能拿来说一年,反正这里也没多少新鲜事。

    立花秋日子心里很不服,毕竟她从小就对北原秀次是有心理优势的,使唤他惯了。只是此时看着欢快的雪里真是不服也得服——她这辈子大概也不可能比雪里更有名气了,而雪里那纯净的天使面孔、琉璃一般闪耀的纯真气质以及两只“兔子王”更是她没办法比的。

    更何况,这还不止雪里一个,铃木、冬美、春菜、夏织夏纱都各有特色,除了对上春菜她还有点把握,别的她觉得哪个也未必能赢。

    她一时停步愣在了原地,等着北原秀次像以前那样主动向自己打招呼,哪怕再刺激刺激自己也好,那至少说明自己在他心里还是有很重份量的,但北原秀次本来就有点轻微脸盲症,而立花秋日子又换了便装,发型也换了,他更认不出来了——就见了那一次十分钟不到——他目光从立花秋日子身上掠过后根本没反应,只忙活着左右前后数人头,生怕过会儿上车发现少了一个就蛋疼了。

    铃木乃希倒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雪里对这个伤害过北原秀次的女生也印象深刻,而春菜拉了一把冬美,冬美也很快反应过来,四个人几乎同时望向北原秀次,目光中有好奇、怜悯、同情和紧张,想看看他再遇到暗恋对象有什么反应。

    没反应?哀莫大于心死了么?三次告白失败的伤害确实很严重啊!

    雪里上前挽住了北原秀次的一只手臂,用行动表示对他的支持,很讲义气,而铃木乃希笑吟吟的去挽北原秀次另一只手臂——她不喜欢那个秋日子,她觉得北原秀次和她是同类,而同类被这种人瞧不起让她心里很不爽,存心要恶心恶心人。

    她是不怕的,平时就喜欢恶心人——有本事你来打我啊,给你三个胆儿!

    但她手臂还没挽上去呢,冬美扯着她领子往后一拖,春菜屁股一扭就把她挤一边去了,而冬美小脸红红的挽住了北原秀次——这只归我们家了,没你什么事儿,闪一边去!

    北原秀次莫名其妙的左右看了看,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冬美笑眯眯的答道:“帮你告别过去!”

    雪里猛点头:“坚强,秀次!”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北原秀次还想反抗两下,春菜背着秋太郎在后面使劲推他,静静道:“欧尼桑,一剑斩破旧日心结,才可以更好的面对新的生活!快走吧!”

    她们三个一起发力,簇拥着仍然莫名其妙的北原秀次就走了——什么旧日心结?从头到尾北原秀次都没认出秋日子是谁……他不觉得秋日子和他有什么关系,根本没往脑子里记她。

    铃木乃希有些不满,但也没当场内讧,只是皱眉跟在后面,活活像个跟班丫鬟一样,而夏织夏纱嘻嘻哈哈更不在意了,根本无所谓。

    她们准备造只骆驼拍照,哪管什么秋日子秋月子的,那个又不能骑。

    转眼间他们一行人就到了车前,买票的买票,装行李的装行李,根本也没人再回头看一眼,只余下立花秋日子站在原地怅然若失——那个人眼中已经没有自己了吗?他再也不会来讨好自己了?也不会给自己写情书了?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他了,从此路人,都不值得他打个招呼了?

    他怎么能喜新厌旧,如此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