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道君TXT下载->道君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一八零章 此物,你要还是不要?


    夜半,一封信送到了宫临策手中。弟子报,来信不知何人所送。

    宫临策将信封翻看,上面没有具名。为防有诈,他小心拆开了信封,将里面信纸倒出。

    月蝶光辉下,抖开信纸一瞅信上内容,眉头渐渐皱起。

    信在他手上慢慢合上了,思索一阵后,收好信,案旁起身,招弟子近前耳语,秘密吩咐了一阵。

    稍后,三只飞禽坐骑趁着夜色而去,宫临策说是要亲自巡视一下紫金洞一带,实则带着一群护卫离开了。

    门中弟子倒也不疑有什么问题,掌门亲自巡视紫金洞的防卫措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时而会不打招呼巡查,包括门派中的长老也偶有此举,目的是防患执勤弟子麻痹懈怠。

    离去的途中,宫临策心中疑云重重。

    信是缥缈阁的来信,说有密事招他一见,并叮嘱他不要泄密,一人前往目的地。

    随便来封信说是缥缈阁的,就想见他,这不现实,可来信上有缥缈阁的专属特殊印记,难以假冒,令他不得不在心怀疑虑下赶来一探究竟。

    一顿长途飞行后,临近目的地时,宫临策开始做出布置。

    三只飞禽载着人分绕而去,命人暗布目的地周围一带,做好万一支援和接应的准备,之后他才独自飞掠而行赶往目的地。

    尽管约见的人是打着缥缈阁的招牌,尽管修行界敢假冒缥缈阁的可能性也不大,可在不能完全确认真假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独自前往冒险。

    不但是安排了人手预防不测,临出门前,他身上还多备下了几张天剑符以防万一。

    飞掠过几座山头后,腾空而起,径直飘落在了一座山巅,正是之前管芳仪和袁罡光临过的地方。

    两人见过的人也还在那,还在那棵大树底下静静等候着。

    落身在山巅几棵大树下,宫临策目光锁定了树下负手而立之人,袖子里,手指已经扣住了一张天剑符戒备,出声请教道:“深夜召见,不知尊驾是缥缈阁哪位贵人?”

    牛有道慢慢转身,目光审视了一番对方,确认来者是宫临策后,笑了,“掌门别来无恙。”

    这声音听着耳熟,宫临策狐疑道:“尊驾是?”

    牛有道抬手,撕下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了真容,透过树冠枝桠的月光刚好照在他的脸上。

    宫临策先是一愣,旋即两眼猛睁,失声道:“牛有道…是你?你…你不是…”

    “嘘!”牛有道竖指唇前,示意他小声。

    宫临策满眼的惊疑不定,慢慢迈步上前,近前仔细打量。

    牛有道:“掌门无须怀疑,真的假不了。”

    就说声音听着耳熟,没错,正是牛有道的声音!宫临策难以置信道:“怎么会是你,你不是死在了圣境吗?”

    牛有道嗨了声,“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摆明了是假死脱身。”

    宫临策狐疑道:“是圣境的安排?”

    牛有道呵呵一笑,看了看四周,“莫名邀约,掌门定有所戒备,不知带了多少人来?”

    发现碰头的是牛有道,宫临策放心了不少,回道:“你放心,不在旁边,没我的召唤不会靠近,他们不会发现你没死。”他本能的怀疑牛有道是在执行圣境的什么秘密任务,“传信给我的是你?”

    牛有道:“是我,很意外吗?”

    如此一来,宫临策越发确认了自己的猜测,问:“怎么回事,圣境安排你假死,意欲何为?”

    牛有道苦笑道:“我说掌门,我都说了我是假死脱身,和圣境的安排没任何关系,九圣犯得着让我假死吗?明说了吧,我是从圣境偷逃出来的。”

    逃出来的?说的如此轻飘!宫临策一脸严肃,“牛长老,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本座在跟你说正经事。”

    牛有道就纳闷了,这年头说真话都难取信于人,“掌门,我有必要开这种玩笑吗?”

    宫临策不信,“圣境由得你想逃出来就逃出来?”

    这个问题,牛有道还真不便解释,含糊道:“自然是圣境内部有人协助。”

    宫临策:“牛长老,这种事情玩笑不得,究竟怎么回事?”

    人家先入为主了,牛有道干脆不扯了,反问:“掌门问我怎么回事,我倒要问问掌门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听我的死讯,就开始欺我茅庐山庄无人了?”

    宫临策神色一僵,说到这个,那就有点尴尬了,没想到牛有道居然是假死,“你是聪明人,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多解释也没什么意义,如今你既然没死,我后面会给你个交代。现在先说你的事,你突然跑来找我,究竟授命何事?”

    牛有道回首,探手五爪一张,树下的一颗石头摄入手中,转而递给了宫临策,“从圣境带了件小礼物送给掌门,想必掌门不会嫌弃。”

    石头?宫临策不解,掂量了一下后,发现石头份量不正常,施法查探,发现里面另有东西。

    “不急着打开,这里太显眼。”牛有道阻止了一下,挥手示意,“掌门请跟我来。”

    宫临策不知他要干嘛,跟着他飞掠,落在了半山腰时才发现山腰有个天然的洞穴,可见对方事先早已查探过附近地形。

    牛有道直接钻入了洞内,宫临策站在洞口倒是有些犹豫,明显对黑漆漆的洞**部抱有警惕,不敢轻易进入。

    “放心,我不至于把掌门请来这里谋害,害死掌门只会给我热麻烦,没任何好处。”牛有道在洞内招呼了一声。

    宫临策一只手还是在袖子里捏住了天剑符戒备,才缓缓步入洞内,同时法力外放查探着。

    洞穴并不深,还有野兽的气味,可见之前是什么野兽的老巢。

    抵达洞穴尽头,宫临策未发现什么异常,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牛有道:“给掌门的礼物,掌门可以打开一看了。”

    闻言,宫临策抓在手中的石头翻手托着,开始施法破开,却不敢骤然发力,而是徐徐发力破之,身在这种情形下,他不得不谨慎,谨防手中之物有诈。

    石头裂纹一开,立刻有红色蠕动光华绽放出来,宫临策神色略异,施法继续,石头表壳脱落,露出了红光浮动之物。

    起先不明何物,略翻看,注意到果蒂后,宫临策瞳孔骤缩,惊疑不定道:“这…这…这是何物?”

    牛有道提醒道:“长于无量园,天下修士人人想得到之物,掌门难道还猜不出是什么?”

    宫临策失声:“无量果!”手都有些颤抖了。

    是不是天生的东西,东西已在他手上,亲手触碰到了,自能分辨。

    他激动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情绪,见禁物红光外泄,担心有失,手一垂,迅速以衣袖遮掩,避免了显眼红光外放,声音激动道:“你哪来的这东西?”

    牛有道:“若非为了这东西,我用得着假死脱身吗?不瞒掌门,这东西是我利用督查身份从无量园偷盗来的。”

    宫临策震惊道:“你疯了吗?想害死紫金洞不成?”

    “怕死?”牛有道乐了,手指对方捂在袖子里的东西,“我只问掌门一句,此物,你要还是不要?”

    宫临策头皮有些发麻,情绪难以自控,呼吸很是急促,甚至已经忘了戒备防御,嘴里发干,喉结不断耸动。

    要还是不要?这实在是个艰难的选择,他很清楚,留下此物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一旦走漏消息,将万劫不复!

    别以为突破到了梦寐以求的元婴期就能怎样,九圣突破到元婴期都多少年了,以实力凌驾天下,不是谁突破到元婴期就能挑战的,此物是个要命的麻烦!

    不要?修士梦寐以求的东西,突破到元婴期的宝物,仅凭一个长生不死,就让人难以抗拒其诱惑。

    若是想得而得不到也就罢了,可如今这宝物就眼睁睁在他眼前,而且就在他手中,让他如何能拒绝如此巨大的疑惑?

    他做梦也没想到,突然间见到了已死的牛有道,还抛出这么一个令他难以抉择的东西来。

    一切的一切,都恍如一场梦!

    宫临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激动了那么一阵后,很快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问:“如此宝物,你舍得送给我?”

    牛有道:“一棵果树上十二颗,摘一颗是死,全部摘了也是死,换了掌门会如何做?这玩意吃一颗和吃十二颗有什么区别吗?送一颗给掌门又如何?”

    宫临策震惊,可谓是一脸凌乱神色,“你把无量园的禁物全给摘了?九圣岂能罢休?”

    牛有道:“掌门放心,现在果树上挂了十二颗假的,一时间发现不了,如今就算发现了也晚了,我早已在圣境内布局,一旦事发,九圣要怀疑其弟子,怀疑不到我头上。”说到这,意味深长的提醒了一句,“掌门别忘了,我已经死了!”

    宫临策呼吸凝重,目光闪烁,盯向牛有道的眼神隐隐透着不对劲,袖子里捏着天剑符的手指有些不安,再问:“你确认不会怀疑到你头上?”

    牛有道微笑:“掌门的反应令我有些不安,掌门不会是想夺了宝物而后杀人灭口吧?这可不是什么好想法。我说了圣境内有人帮我离开圣境,而后以缥缈阁的名义请了掌门过来。姑且不论掌门能不能杀的了我,一旦我出了事,掌门以为能神不知鬼不觉?我还是那句话,此物,你要还是不要?”

    PS:有事,下一章可能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