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我要做门阀TXT下载->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六十五节 强势(2)


    马车缓缓上前,一直行至寨墙外百步左右,才停了下来。

    数十个汉人,默默的跟在马车后面,充当着仪仗。

    这时,寨墙上已经聚集了三百多男子。

    他们都拿着弓箭,紧张不安的注视着前方。

    此时,太阳已经将要落日,余晖遍染山峡。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个男人,从马车中出现。

    那是一个无比年轻,看上去儒雅非常的男人。

    只是……

    他手中,持着一件物体。

    一件在整个世界都无人敢轻视的圣物!

    节长八尺,上下相重,牦尾三重,其色赤红。

    如同火焰一样显目的节旄,在空中招展。

    那是权力的象征!

    是大汉天子的无上权威的延伸!

    更是用着无数生命与鲜血点缀的权杖!

    为了维护权杖尊严,汉家已经让上百万人,为之流血了。

    从大宛到轮台,自扶乐而至车师。

    为了帮助西域各国,更好的认识汉家天子的威严,数千里的土地上,流血漂橹,浮尸累累。

    无数昔日的繁华大都,绿洲城邑,化作灰烬与废墟。

    随着这节旄的出现,一个无比威严而厚重的声音,旋即响彻山峡:“汉侍中、建文君、钦命全权乌恒使者、建节使张公讳毅至!”

    “见节臣民,文官下车,武将下马!”

    这声音,如洪钟大吕,震撼人心,又似暮鼓晨钟,让人敬畏、孺慕。

    随着这声音,排山倒海一般的压力,瞬间直抵所有在寨墙上的独孤氏族之人。

    在这瞬间,‘圣天子’这个充满了威力的名词,涌上所有人心头。

    “天子使至矣!”立刻就有人丢下了手中的弓箭,跪到了寨墙上,对那节旄顶礼膜拜。

    就连独孤氏族的高层,也有人丢下了手中的兵器,跪到了地上,磕头膜拜:“奴婢恭迎天使!”

    没办法,汉家积威,可不是什么书中的词语。

    而是实实在在,浸淫数十年,深入人心的权威。

    尤其是对塞下氏族们来说,这几乎就意味着,他们的主宰。

    二十余年来,深入人心,几乎不可动摇!

    别说是天子使了,就是太守使者,也可以在这塞下,横行霸道,为所欲为!

    蹬蹬蹬!

    独孤安连退数步,整个身体摇摇欲坠,几乎不能站立。

    “他是假的!”独孤安颤抖着,做着最后挣扎:“我未有闻天子遣使之事……”

    “他是矫诏!”

    “杀了他,赏金千金,可入长安面圣!”

    然而,所有人却都像傻子一样看着他。

    矫诏?

    或许这样的事情,确实多次发生过……

    但是……

    即使是矫诏,谁敢不敬呢?

    在汉人眼里,在长安天子眼中,矫诏者固然可恨。

    但不敬天子节旄,恐怕比矫诏者还可恨一万倍!

    更何况……

    这世界上,几个人敢做出矫诏这种事情?

    又何必矫诏来骗区区的独孤氏族?

    所以……

    “独孤安,汝丧心病狂,竟敢不敬天子使?”几乎是立刻,就有高层执剑而出,恶狠狠的看向独孤安:“左右,给我拿下这贼子!”

    独孤安看像那人,正是他曾经的左膀右臂,与他从小长大的堂兄独孤敬。

    在这危急关头,独孤安知道,要活命,他就只有一次机会!

    当下,他立刻拔剑出鞘,对身后的随从下令:“独孤敬谋反,杀了他!”

    便要扑将上去,然后,扑到一半,独孤安猛然看到了独孤敬嘴角溢出的冷笑。

    这时他终于发觉不对,扭过头去,才发现原本应该忠心耿耿,追随于他的近卫,居然在原地原丝未动。

    而他左右前后,却已经围满了武士。

    都是氏族高层的亲信,显然这是政变。

    独孤安惨笑一声,丢下手里的武器,冷冷的看着独孤敬,道:“你以为杀了我,就可以平息那位天使的怒火吗?”

    “你们亲手放弃了最后的生机!”

    “我会在地狱等着你们,看着你们在绝望与鲜血中挣扎!”

    “哈哈哈哈……”

    独孤敬听着,嘿然冷笑:“我早就耳闻,长安天子将遣使往幕南……”

    “如今,使者没有前往幕南,反而来到这塞下……”

    “这分明就是来寻找忠臣,搜罗义士,为天子前驱,做汉家鹰犬之事!”

    “吾等皆忠臣,不过是被你这个小人蒙骗,蛊惑而已!”

    “如今幡然醒悟,拨乱反正,何罪之有?”

    独孤安挥手下令:“将这乱臣贼子绑起来!”

    “遵命!”立刻就有武士上前,将独孤安踩在地上,然后用绳子五花大绑,反缚双手,又将一块羊皮,塞到其嘴里,堵住他欲要叫骂的嘴巴。

    做完此事后,独孤敬就带着氏族高层、武士,匆忙下楼。

    片刻,寨门洞开。

    独孤敬带着全族高层、子弟,肉袒上衣,牵着羊羔,押着被五花大绑的独孤安以及独孤安的妻妾子女,走出寨门。

    所有人都是惶恐不安,满脸惊惧的来到了那马车节旄三十步外,然后全体屈膝,匍匐在地:“塞下野人,独孤敬率全族恭迎天使!”

    “未知天使亲临,死罪!死罪!”

    …………………………

    持着节旄,矗立在马车上,张越看着这些肉袒而出的独孤氏族男子,以及他们身后被五花大绑,捆绑在一起的十几个男子妇孺。

    “还算聪明!”张越仰头看着寨墙上的那些人影。

    若这独孤氏胆敢顽抗,自然下场只有一个——尽屠之!

    “独孤安何在?”张越问道。

    “逆贼独孤安,丧心病狂,冒犯天使,小人等已经将其全家绑缚起来,还请天使发落……”独孤敬立刻拜道。

    马上就有人,将一个被五花大绑,扒光了衣服的男子,押到了张越面前,一脚将之踹到地上,强迫其跪下来,抓着他的头皮,让他在地上不断磕头。

    “押起来,等候发落!”张越连看都没有看那人一眼,就下令:“此外,独孤氏族,全体男丁,即刻出营,听我号令!”

    独孤敬听着,有些犹豫。

    “怎么?”张越冷笑着:“尔等敢不从命?”

    “不敢!”独孤敬立刻磕头:“小人这就去办……”

    ………………………………………………

    半个时辰后,当夜幕降临之时,独孤氏族的营寨外,燃起了熊熊篝火。

    氏族的全体男女老少,都已经被召集起来。

    无数人战战兢兢,惶恐不安的看着篝火前那位持着赤色节旄的冷酷天使。

    没有人敢直视,敢无人敢不敬。

    因为,整个氏族的高层,都已经匍匐在那位天使的脚下,就像最温顺乖巧的羔羊。

    而曾经在氏族之中闻名的勇士,更是如猎犬一般,跪侍在其左右,神色冷冽,一副只待其命令,就要拔剑而起,杀戮全族的模样。

    至于,曾经的族长,氏族的宗种,独孤安全家,则都已经被吊了起来,悬挂在了一根根木柱上。

    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贵种,现在比最下贱的奴隶还要凄惨。

    火光映照在他们脸上,看不到半分曾经的高傲与尊贵。

    有的只是绝望的颓废与死寂般的恐惧。

    持着节旄的天使,扫视着全场。

    所有人都是鸦雀无声。

    现在,人们都已经知道了。

    正是这位现在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天使,一人一刀,斩碎了氏族最精锐的骑兵队。

    并使其他所有人,彻底臣服,全身心的忠诚。

    就像猎犬忠于主人那样,生死不弃。

    至于那些敢于直面这位天使的人……

    他们的头颅,已经被悬挂到了氏族的营垒上。

    成为了独孤氏族的罪证,变成了氏族永恒的罪。

    冒犯天使……

    哪怕是最愚昧的牧民,也知道,这是死罪!

    他们的家人,如今已经处于了惶恐与惊惧之中。

    “独孤氏族……”天使的声音传来:“从今天开始……解散……”

    仅是这一句话,就像海啸,席卷在每一个人身心之中。

    无数人惊恐万分。

    但却不敢出声!

    “所有人,以家庭为单位,编户齐民,造册录名……”

    “氏族的所有财富、牲畜、土地,全部以户均分……”

    “自今之后,独孤氏族之土,为新安乡!”

    “我话说完……”天使的眼神,如同魔神一样,扫视全场:“谁赞成?谁反对?”

    所有人都是一片沉寂。

    根本没有人敢出声。

    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止是天子使者,更是一位在世魔神。

    “很好!”天使忽然露出微笑:“既然无人反对,从今之后,诸君就是我大汉臣民,我将遣官吏,派士人至此,与诸君同进退!”

    “现在……”

    “诸君随我一起,面向长安,为圣天子祝寿吧……”

    天使面南持节,恭身下拜:“陛下万岁!大汉万年!”

    “陛下万岁……大汉万年……”

    跪在天使左右的骑兵,立刻就跟随天使面南大声高呼。

    然后,是天使身后的随从们。

    接着,氏族里的一些人也跟着喊起来,只是声音就有些稀稀落落,有气无力了。

    “大声点!”天使显然很生气,回过头去,瞪着所有人:“你们没吃饭吗?还是不想效忠陛下?”

    于是,片刻后,山呼海啸一般的高呼响起来:“陛下万岁!大汉万年!”

    其声如雷,响彻山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