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我的1979TXT下载->我的1979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4、水匪


    “我倒是没有这么说,给他们荐股肯定是我的错,毕竟我没有专业的执业资格。”真正证监会可以允许公开分析和推荐股票的机构必须有一个牌照,那就是证券投资咨询牌照,无论国内国外,皆是如此。

    杨淮自然是没有这些的,他毕竟是理工狗出身。

    后来接管了家业,凭借本就不多的责任心,把财务和证券的知识学了个囫囵,仅限于了解和理解,完全达不到荐股的水平。

    物理学是科学,而证券和金融,甚至包括管理学在内只是一门学科,与他追求的精准和准确是相背离的,市场行为下,有太多太多的不确定性,他擅长的东西,在这些领域完全无用武之地。

    还有一项技能是跟科学和学科无关,那就是打麻将,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和李沛等人就坐在李兆坤的腿上,过早的接触了这门国粹艺术,开拓性的把运筹学,逻辑学,概率论,组合排列学等融入到麻将中,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麻将高手。

    “本来就是你的错啊。”伍泊君白了他一眼道,“有错就要改。”

    “但是你要说证券是赌的话,我就不能认同了。”杨淮明知道和女人争论没意义,还是忍不住争辩,“按照你的逻辑,人生都是赌,赢的统一叫事业有成,人生赢家。输的叫loser。”

    “少和我说歪理,”伍泊君认真的道,“只要带有赌徒心理的人去炒股,那就是赌。你们什么都不懂,买股票都是凭运气,赢了皆大欢喜,输了的后果就是倾家荡产!

    你知道不知道,我哥已经把养鸡场押出去了!”

    “什么?”杨淮惊得说不出来话了,“真的?”

    伍泊雄对他得多信任才敢把养鸡场押出去,他不清楚是该感动还是该笑。

    “当然是真的。”伍泊君打开拌料机的开关,在嗡隆隆的声响中,转身就走。

    杨淮这会终于明白伍泊君生气的原因了,养鸡场是伍家一家生计的依仗,要是在股市上给赔了,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想追过去,最后想想,还是没有,像往常一样拌料、投食。

    晚上,伍泊雄做了满满的一大桌子的菜,很难想象,他这样一个胡子拉碴的胖子会烧的一手好菜。

    伍家老太太是吃斋念佛的,进厨房从来都是做蔬菜,不碰荤腥,伍家爷俩被迫练就了一身好厨艺,直到伍泊君从警队离职,爷俩才算摆脱厨房的奴役。

    “瞧瞧我这手艺拉下来没有。”伍泊雄把杨淮拉着坐下,又急忙忙的给启开了啤酒,“今天高兴,喝个够。”

    “蹄膀入胃了,你啃一个。”伍贤得知杨淮带着儿子赚了一笔大钱,高兴的很,把最大一块的猪蹄夹进了杨淮的碗里。

    “爸,那么大,小心别噎死他,到时候咱家还要担责任。”伍泊君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老子家里的养鸡场被抵押的的悲剧,不说吧,不忍心看她老子在这里傻乐呵,说了吧,又怕她老子心脏受不住。

    “放心吧,就是被噎死我也是乐意。”听这么一说,杨淮反而较了劲,对着猪蹄子狠狠的咬了一口,“嗯,真香。”

    “喜欢吃,就多吃,”伍家老太太单锅独灶,每天都是自个吃自个的,比一家人要提前开饭,好在家里人早就习惯了,倒是没有什么不方便,“酒伤身,少喝。”

    “华姐,你是我见识过的最和气的人了。”杨淮是出自真心的尊敬,有自己的信仰,但是从来不干涉别人。

    “念佛是约束自己的,又不是约束别人的,”华姐乐呵呵的道,“你们做好你们的,不用管我这种老太婆。”

    “华姐,”听完这句话,杨淮的敬意更深了,举起杯子道,“我敬你一杯,你不喝酒,就不用动了。”

    一杯啤酒,飕飗滑进了肚子。

    华姐笑吟吟的道,“慢点,慢点。”

    说完话,在伍贤注目中,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一点是令杨淮最奇怪的,虽然是老夫老妻,可也不至于分房睡啊?

    最关键的是,他基本见不到这老俩口有什么交流!

    他压根就没见到老俩口有过交谈,伍老头吭哧吭哧半天说一句话,伍老太太就当做没听见,一句回应都没有。

    他同伍泊雄喝着喝着,餐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伍泊君早睡,明早就要送货,伍老头喝多了自个去躺着了。

    “华姐和伍哥又闹矛盾了?”他终于忍不住旁敲侧击。

    “看不明白?”伍泊雄笑着问。

    “老夫老妻还置气啊。”杨淮自始至终都看不明白这一家人。

    “我偷偷跟你说,你跟不能和外人说,”伍泊雄喝的有的懵,说话都大了舌头,“你举手发誓!”

    “我就好奇。”杨淮当然不敢轻易保证。

    “成龙的《A计划》看过没有?”伍泊雄忍不住自己的倾诉的欲望。

    “当然看过。”杨淮点点头,这部片子的内容他记得清楚,上世纪初,猖獗的香港海盗屡屡劫持商船,香港政府为了保持贸易中心的位置,改编水师,打击海盗。

    当初,他看的热血沸腾。

    “罗三炮有印象?”伍泊雄继续问。

    “当然。”杨淮继续的点头,虽然不明白伍泊雄问这话的意思。

    “淮哥,你不是外人,跟你透个实话,我老子年轻时候是个水匪,”伍泊雄左右瞅瞅,低声道,“以前的香港虽然没有这么繁华,可每天进港船只也有上百艘,他们没电视电影上那么夸张,就专门偷集装箱!”

    “那么大的集装箱....”杨淮有点不信这话。

    “水匪的重点是锚泊或系浮中干舷比较低的小型集装箱货船,开着小艇靠近,爬上去,把集装箱撬开,五金、百货、日用品,能变现的一样都不放过,”不管是眼神还是语气,伍泊雄都带着一丝向往,好像生不逢时,“当然,像笨重的机械设备,该扔就扔了。”

    “然后,受损失的船只应该大部分都是内地的。”杨淮明白了什么。

    ps;秋收比较忙,抱歉,很抱歉,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