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上崛起TXT下载->无上崛起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二二七章 先人抚我顶 结发受长生


    雨墨盘膝坐在塔山曾经修炼的静室中,拼命的参悟着一套剑诀,这是松阳剑门的最高剑诀:九天落日诀。

    按照松阳剑门典籍之中的记载,当年,松阳剑门的创门祖师,曾经凭借着这九天落日诀,一剑之下,让烈日坠落。

    而松阳剑门的阳字,更是取自这九天落日诀。

    只不过自从第一代祖师消失之后,这九天落日诀的法门,就没有人能够参透,更没有人能修炼成了。

    慢慢的,九天落日诀在松阳剑门就成为了绝响!

    而松阳剑门当年灭门的时候,大部分的典籍遗失,只有这犹如一块青铜板一般的九天落日诀留了下来。

    只不过这青铜板一直都被当成一件信物一般的供奉着,基本上都没有人修炼。

    或者说,基本上在整个松阳剑门,都没有人能看懂这青铜板中的剑诀究竟是怎么回事。

    雨墨的悟性并不是太高,他之所以取出那青铜板,也不过就是想要试一试自己的运气。

    这种尝试,自然没有什么让人期待的结果。

    头昏脑胀的雨墨,整个人都有一种快要虚脱的感觉。他那恒星境的修为强行参悟九天落日诀,对他的损耗,实在是太大了。

    一般到了行星境,就不用睡觉,但是雨墨此时消耗太大,所以忍不住迷迷糊糊的有一种要睡着的感觉。

    也就在雨墨睡着的时候,那青铜板却大放光明,这并不是雨墨的祖师显灵,而是罗云阳的精神落在这青铜板上。

    九天落日诀!

    神念在九天落日诀上扫了几下,罗云阳就已经将那九天落日诀的精要收纳于心。

    对于雨墨塔山这等资质的武者来说,这九天落日诀乃是无上的法门,但是在罗云阳的眼中,这九天落日诀却算不了什么。

    就连比较厉害的法门都算不上。

    也就是将普通的烈焰法则之力汇聚,从而达到一种九天落日的意境,这种手段,实在是太简单,太粗暴,太耗费力量!

    瞬间功夫,罗云阳的精神中,就升起了这样的评价。

    按照罗云阳本来的计划,他是不准备和雨墨见面的,但是那少公子和龙飞的到来,却让罗云阳不得不出面。

    这其中,一来是罗云阳对这两个人很不爽,但是更加重要的是,罗云阳实在是不愿意挪动地方。

    他在这里安静的修炼,如果那龙飞他们将这松阳剑门给霸占了,他还需要另外寻找栖身之地。

    虽然他现在已经能够行动,但是已经习惯了松阳剑门这种安宁的罗云阳,可不愿意走。

    于是罗云阳就决定,帮着雨墨留下来。

    以罗云阳的境界,只要他愿意,他直接就可以将雨墨的境界提升到宇宙境。

    只不过这种简单的提升看上去让人很爽,但是这基本上已经限制了雨墨以后的修炼。

    没有前面的基础,直接跨步成为宇宙境的雨墨,几乎可以断定,再难以进入下一个境界。

    更不要说修为会再次提升。

    沉睡之中的雨墨,突然就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浩荡的世界,在这世界之中,站着一个完全都被光包裹的身影。

    “请问您是……”仗着胆子,雨墨沉声的朝着那身影问道。

    “孽障,连一个九天落日诀都练不成,还好意思说是我松阳剑门的弟子,真是让我丢脸!”那身影没有扭头,劈头盖脸的朝着雨墨训斥道。

    雨墨本来就是一个小孩子,虽然这些天有所长进,但是和罗云阳这等存在比起来,差的还是太远。

    听到罗云阳的训斥,顿时自动脑补了眼前之人的身份,虔诚的跪拜在地,惭愧道:“祖师,弟子无能,不能保住宗门的传承,还请祖师恕罪。”

    “哼,松阳剑门传到你们这帮家伙的手中,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罗云阳的话语中,充满了训斥的味道。

    听着这位宗门老祖的训斥,雨墨羞愧的低下了头。

    一代不如一代,这话说的他连半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他们比之以往,好像真的是差的太远了。

    毕竟,这都要被灭门了。

    “好了,别在这里给我请罪了,你不是要学那九天落日诀吗?那就给我看好了。”

    罗云阳可没有时间在这里给雨墨扮演什么祖师,他粗暴的将松阳剑门唯一弟子的请罪打断之后,直接朝着虚空挥出了一剑。

    这一剑挥出,九轮烈日,从虚空之中直落而下。

    雨墨看着那九轮烈日,整个人都懵住了。按照宗门的典籍,九天落日诀施展之中,可以落下一轮烈日。

    可是现在,这烈日一下子变成了九轮,这是什么情况?不应该是一轮烈日才对吗?

    罗云阳看着雨墨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这才反应了过来,他这个祖师的表演,有点过火了。

    本来只是三流法门的九天落日诀,随着他的改动,已经隐含了一种大道法则,落日更是从一变成了九。

    “九天落日诀,重点不是落日,而是九天,明白吗?”作为梦里传功的祖师,罗云阳自然不能告诉这小弟子,我刚刚传功传错了,那样的话,实在是太丢人了。

    因此,他就在功法上找问题,至于九天落日诀是不是重点在九天,那还不是在他老人家。

    “一天一落日,九天落日诀可不是要落九个太阳嘛!”

    这句话,说的雨墨点头不已,而就在他准备请教这九天落日诀的运转法门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之中,一下子多了很多的东西。

    随即,那将他神念拉过去的空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他也瞬间从这祖师传功的氛围之中清醒了过来。

    看着自己眼前的青铜石板,看着四周好像什么都没有变的空间,雨墨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一定是做梦了。

    不但做梦了,而且做的还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美梦。听师尊说,当年松阳剑门被灭的时候,好似也没有祖师传功。

    将那奇怪的念头扔到一边的雨墨,再次将目光落在那九天落日诀的青铜板上,准备继续努力的时候,却发现那青铜板上本来让他摸不到头绪的口诀,竟然瞬间映入了他的心头。

    一切的一切,都无比的简单!

    甚至可以说,也就在他再次参演青铜板的一个瞬间,青铜板上的一切,都已经完全参悟。

    有种醍醐灌顶感觉的雨墨,顺手拿起了一柄长剑,朝着虚空刺出了一剑,伴随着这一剑的刺出,一轮赤红色的烈日,就从虚空中直落而下。

    只不过,他的修为只是恒星境,所以这落下的烈日,也只不过是一个虚影,但是那虚影之中所隐含的威力,却让雨墨震撼无比。

    他觉得自己施展这一招,足以和星系境巅峰的那位天才大师兄争锋。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充斥在雨墨的心头,他几乎第一时间,朝着罗云阳所处的静室冲了过去。

    “大叔,你知道吗!我得到了祖师传功,哈哈哈,祖师显灵了,我们不用搬走了!”

    雨墨在罗云阳的身边又哭又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疯癫的状态,罗云阳虽然此时还是不愿意跟雨墨说话,但是看着欢快的雨墨,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毕竟,这孩子的快乐,真是太简单了。

    接下来的几日,雨墨一直努力修炼着那九天落日诀,开始只能够落下一个日影的他,在这十天的功夫,已经能够落下两个日影。

    而且他的修为,在九天落日诀的锤炼下,更是突飞猛进,眼见就要突破恒星境的巅峰。

    罗云阳在给雨墨显灵了一次之后,就没有再理会这孩子,他还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哪有心思放在一个小小的宗门之争上。

    十日的时光,转瞬即逝!

    在第十日的早晨,就有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松阳剑门的山门外,只不过这群人,都带着一种好玩的态度走了过来。

    在他们看来,他们此来都不是来灭门的,而是来游玩的。

    那少公子虽然也走在中间,但是一行人中最为重要的,却是一个中年执事,他的修为也就是星系境的巅峰,但是却有一种俯视四方的气势。

    这种气势的来源,自然不是他的修为,而是他身后的神武宗。作为神武宗的执事,在自己宗门麾下的小宗门面前,天然就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一种足以让人敬畏的优势。

    “少公子,这松阳剑门的山门,真是不怎么值钱,少公子你要它建别院,不是个好地方啊!”那执事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亲切。

    少公子哈哈一笑道:“离伯父,小侄之所以要将自己的别府修在这里,主要是觉得这里离我龙岳山庄远一点,您懂的。”

    那离执事哈哈哈一笑道:“你们这些孩子啊,就想离我们这些老家伙远一点。”

    “好了,那就按你的办法来吧,不过你要记住,就算灭了那松阳剑门,也要给人家一条生路,凡事不要做的太绝。”

    “毕竟,松阳剑门的塔山,也算和我有一点交情。”

    少公子对于这种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他朝着龙飞看了一眼道:“龙飞,这一次就由你出手,让你那不识好歹的小师弟见识一下我们之间的差距。”

    “让他甘心情愿的,加入我龙岳山庄。”

    “公子放心,小人一定不会让公子失望的!”龙飞信誓旦旦的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