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全球高武TXT下载->全球高武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92章 该找个婆娘了(万更求订阅)


    见其他人兴奋,方平看了看唐峰和罗一川,又笑道:“另外,这次我在地窟,掌握了天地之力的融合方法,可以纯熟的掌握,也许,魔武会新建天地之力修炼室……”

    “什么?”

    两人都愣了一下,唐峰精血合一之后,其实是可以凝聚天地之力的。

    可一般情况下,六品武者极少会这么干。

    无他,精神力消耗容易补充难!

    他现在,主要还要以蕴养精神力为主,可不能浪费。

    天地之力,对他而言,也是极为珍贵的。

    方平一脸的无所谓,笑道:“天地之力修炼室,当然,因为消耗太大,可能需要学校补贴一部分,这个以后再说吧。

    而且我接下来的事情也比较多,未必会有多少时间去做。”

    唐峰和罗一川对视一眼,有些难以置信啊!

    方平,要建天地之力修炼室?

    这不是简单的事!

    一位宗师强者,其实是很难做到天地之力持续供应的。

    精神力消耗,他们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去恢复。

    如果想建一个足以让人修炼的修炼室,起码要两位宗师,轮转提供,而且提供的天地之力,其实也是有限的。

    方平一个五品,真能做到?

    方平也没在乎他们的质疑,真要建成了,这几个六品保证屁颠屁颠地求着要进。

    “这次回来,我需要做的事情很多,需要对魔武进行大力改革,所以我希望诸位能支持我做下去。”

    方平说着,轻笑道:“尤其是二位院长!”

    罗一川和唐峰对视一眼,半晌,罗一川才道:“对魔武有利的,我们便会支持!”

    方平笑道:“那是当然,我方平有做过损害魔武利益的事吗?

    像李老师突破八品,举办一品武道赛,坐上第一名校的位置,扩充了我们的校内产业……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方平只希望魔武更好,何曾损害过魔武?”

    这话一出,众人哑口无言。

    “包括接下来的一系列政策,都是为了让魔武更强大!我方平没那么大公无私,想着全天下的人都好过,我也管不过来,没这个能力。

    可让魔武的学生老师好过一些,我自认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如今,我才五品境,等我进入六品,进入七品,我一定会带领魔武走的更远,走的更稳,更好!”

    “夺权宣言吗?”

    一旁的秦凤青喃喃自语,他么的,你真要夺权啊?

    方平也不掩饰,大大咧咧道:“什么夺权不夺权的,对三位校长,我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我希望他们能专心在武道之上,更进一步!

    此刻我才发现,没有九品,什么都不是!

    八品又如何?

    八品的周司令,遇到九品的,也得完蛋。

    而地窟,九品多少?

    一城两九品!

    魔都地窟,我少算一下,26位九品,何其恐怖!

    校长如今八品,九品在即,还浪费时间在别的事情上,能有时间修炼突破吗?

    真等校长到了九品,无法再进步,那时候,他要站出来管理这些琐事,我巴不得全部丢给他。

    你问问唐老师,是修炼重要,还是这些小事重要?

    武者修炼,是为了权利吗?”

    唐峰正色道:“武道为主,一切的权利都是为了武道前行而服务!”

    这是唐峰最真实的想法!

    权利算什么?

    武者修炼,并非为了争权夺利,而是为了武道更强,为了平定地窟!

    罗一川也微微点头,百年来,所有武者都是为了变强,为了平定地窟而奋斗,权利,也只是武道路上的借力点,而不是终点!

    秦凤青老实闭嘴,我不说了,我就知道,大家都被蛊惑了。

    而且,魔武现在的情况,也有些复杂。

    李长生,那是无论如何都会支持方平的。

    刘破虏……暂时不好说,不过在地窟,刘破虏对方平也不吝夸赞,刘破虏本就不在乎权力,大概也会认同方平的说法。

    黄景和吴奎山……目前也不好说他们的态度。

    这二位,未必会在意这些,要不然,也不会给方平这么多机会,扩大影响力。

    “魔武真要姓方了!”

    秦凤青有了清醒的认知,算了,老子去镇守府吧,当个驻城使试试。

    可是……天地之力修炼室,包括五品天地之桥的融合,这些怎么办?

    秦凤青,有些纠结了。

    去了别的地方,没有啊,如何融合,也没人指点,目前就方平一个人融成了那么丑的天地之桥。

    方平不管他,继续道:“我这次不能继续下去了,这次把几位九品地窟强者得罪狠了,下去他们必杀我。

    但是,建城在即,你们可以留下。

    秦凤青,你把地窟的地图弄一份出来,给大家,哪些地方有好东西,有强者,你都给标注出来。”

    在地窟,秦凤青没闲着。

    这家伙,其实真是人才!

    最起码一点,他跑过的地方,哪怕跑的再快,他都能记得地方,地形,大致情况。

    他们跑了三天,三天下来,秦凤青几乎把通道口到巨柳城的情况摸的一清二楚。

    有些地方,有好处,他光顾着跑了,也没来得及去找。

    听到方平让自己绘图,秦凤青脸色一变,方平眼神危险道:“怎么?有意见?画张图而已,为学校出点力,有那么难?

    你忍心看着大家去送死?

    忍心看着大家一无所获?

    何况,咱们现在也不好进去,一旦被发现了,那是追杀到死,你再进,还不知道何年何月呢。”

    秦凤青一脸无奈,半晌才道:“那起码奖励点我好处吧?”

    “那是当然,魔武不会要求学员免费为学校做贡献,那不是魔武的宗旨,靠人情的事,长久不了,人心易散。

    我做主,奖励你300学分,这下没意见了吧?”

    “行!”

    秦凤青答应的痛快,300学分,不少了!

    没想到啊,方平良心发现了一次。

    方平也不在意,300学分而已,等秦凤青向学校出售他的战利品,其中的利润,差不多就能赚回来了。

    然后学分还得在学校内消费掉,一反一复,秦凤青也没捡到便宜。

    魔武获利,那就是他方平获利,无所谓的事。

    众人没对秦凤青如何,倒是都对方平露出感激之意,有一份明确的地图,那会给大家带来很大好处的。

    “你们千万要小心,别乱跑,也别靠巨柳城太近,另外地窟刚开,不少村镇其实都有小型能源矿脉……”

    方平看向罗一川道:“罗院长,这次您多费心,我们之前太匆忙,也没顾得上这些。

    这一次,您带队进去之后,尽量挖一些回来。

    目前,大家都顾不上这个。

    而我们回来之前,巨柳城其实已经施行坚壁清野的政策,大量的城外居民开始往王城汇聚。

    如今,他们的六品武者大量战死,目前也无法兼顾那么多外围城镇。

    这些人一迁移,能源矿脉不至于被挖绝,南江地窟的这些人,目前还没意识到,未来多年,恐怕都回不去了,不会干自断根基的事!”

    如今,人类第一次进入地窟。

    地窟那边,尤其是城镇的居民,不会想到,这辈子,也许都无法回到原本的土地上生活了。

    那些村镇,一般都会有小型能源矿脉存在。

    而这些,也只会在地窟开启的时候,第一批进入的人类势力,有条件去获得。

    后期的,几乎没机会了。

    而军部这些官方势力,短期内,会以建城为主的。

    罗一川此刻都快忘了,方平是学生,他是院长,闻言马上道:“一定,这一次,一定多挖一些能源石回来!”

    唐峰也蠢蠢欲动道:“那要不我也下去……”

    “唐老师就算了,您的目的,目前还是突破为主。”

    唐峰已经达到了精血合一的地步,距离七品快了,方平可不敢让他现在下去,战死了,魔武会少一位宗师的。

    虽然很现实,可这就是真实境况。

    哪怕之前进入的那些六品,一般也都是无望突破的,真正有希望突破的,都不会在先期进入的。

    “你们都小心,注意安全!”

    方平看向这些学生,如今,通道那边相对安全,也许下一次稳定,这些人就会进入。

    方平没想过让他们都回去,没那个必要,武者,得自己抓住机会。

    如今地窟刚开,机会真的不少。

    巨柳城又损失惨重,短期内不会冒然出击,这个时间差,也是他们活动的最佳时机。

    众人纷纷点头,方平余光看了一眼陈云曦,却是没说什么。

    ……

    就在方平安排众人的同时。

    魔都。

    魔武,吕凤柔满身是伤地回到了学校。

    刚回别墅,留守的梁峰华就兴冲冲地跑了进来,大声道:“老师,您总算回来了!喜讯!”

    “怎么了?”

    吕凤柔有些疲惫,梁峰华可不是那种坐不住的人。

    “方师弟从南江地窟出来了,突破到了五品!而且还帮助李老师突破到了八品境!”

    “……”

    吕凤柔忽然有些心累,你没逗我?

    老娘在地窟打生打死的,现在七品都没到呢!

    “李长生,八品了?”

    “嗯!”

    “谁说的?”

    “都在说!而且从地窟出来的时候,李老师金身展现,南江武道界都知道了!梦瑶说,是方师弟在地窟王城夺取了生命精华,让李老师吞服了几百斤,然后就突破了……”

    “等等?什么玩意?”

    “生命精华,就是能量精华……”

    吕凤柔脸色变了,马上道:“多少?”

    “几百斤……”

    吕凤柔忽然咬着牙关,恼羞成怒至极,“好一个李长生!好一个方平!老……”

    没爆粗口,可吕凤柔实在有些憋不住!

    这混蛋玩意,你到底是谁的学生?

    老娘在地窟都快被人打死了,就是想找个能源矿,进去吸收一点高浓度的能量,能量精华她都没敢想。

    结果倒好,她那个学生,跑去给李长生找能量精华了,气的有些肝疼!

    不患均而患不平!

    方平没弄到这个,吕凤柔没想法,修炼得靠自己,还能靠自己学生?

    可……方平弄到了啊!

    还给了李长生那混蛋!

    吕凤柔觉得自己想杀人,七品……我都渴望多少年了,这俩混蛋玩意,就不知道给自己留点吗?

    吕凤柔觉得自己心脏有些受不了,太打击人了。

    心都碎了!

    方平,真弄到生命精华了?

    “不行……”

    吕凤柔忽然没心思休养了,要去南江,抓住那俩家伙,别人不说,李老头那混蛋,可不能让他捡这么大便宜!

    话音未落,吕凤柔都不管梁峰华了,转身就走,去南江!

    梁峰华一脸懵,老师这是怎么了?

    ……

    这一天,南江瑞安的武者们都在喜悦中度过。

    就连中央政府,都为这事特意开了巨头会议。

    南江地窟,据点打下来了!

    非但如此,还差点炸毁了一座王城,方平的名字,也第一次出现在了巨头眼中。

    以前,方平虽然也是天骄,还是魔武的武道社社长,不算底层人物。

    可再怎么出色,都只是个年轻人,刚入中品的武者。

    武大,哪年都有天骄出现。

    巨头们,还真没这个闲工夫关注一个刚冒头的年轻人。

    可现在,有人关注了。

    一个中品闯王城,毁了小半个王城的武者,值得重视!

    当然,也只是记住了方平这个人,另外记住的就是他的敛息之术,此刻,中央也派人来查看咨询了,这事不是小事,反而比李长生凝聚八品金身更重要。

    别说不是真八品,就是真的,八品,对战局的影响也没那么大。

    反而是这种敛息术,那是真的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影响的。

    ……

    吕凤柔杀了过来,中央也有强者来临,这些方平都一无所知。

    此刻的方平,在打发走其他人之后,看到特意被众人丢在这的陈云曦,略显头疼。

    见这女人低着头,也不说话,有些局促,方平头疼不已,半晌才道:“我们这一辈的武者,有今日没明日,尤其是我这种人,谁也说不准哪天就死在了哪个地窟。

    地窟不平,担惊受怕,朝不保夕,与其在我入地窟之后,日夜惶恐,不如趁早断了那些念想!

    我也一样,你进地窟,哪天死在了地窟,对我而言,也是打击。

    云曦,你虽然有位宗师爷爷,可你爷爷,无法保护你一辈子。

    在没有自保之力之前,咱们没必要想这些……”

    陈云曦抬头看着他,也不沮丧,小声道:“我知道的,我会努力修炼的,争取配得上你!”

    方平脸色瞬间垮了!

    我都这么说了,你不是该伤心欲绝,然后转身离去,哭泣不已,以后见了我,重哼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去吗?

    你一句“争取配得上你”是啥子情况!

    女孩子,矜持点好不好!

    方平头大如牛,许久才道:“再说吧,下次别干傻事了,站个五天,有啥用吗?有这五天时间,多修炼,说不定成三品巅峰了。

    在这个时代,修炼,实力变强,是你首要做的事。

    其他的,那都是小事。

    你就是站死了,我在地窟该死还是死,难道能把人站活?

    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云曦点头,轻声道:“那我以后好好修炼,争取变的更强,可以陪你一起下地窟!”

    方平叹气,女孩子,矜持点,矜持点!

    好在你爷爷不在这,在这,会不会砍死我?

    见陈云曦要走,方平有些肉疼,忽然拍了她一掌,接着就不耐烦道:“去吧,我要休息了!”

    陈云曦先是茫然,接着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欣喜道:“你打入我体内的是生命精华?对不对?”

    方平脸色发黑,没好气道:“能量精华,不要乱用名词,好了,我休息了!”

    “嗯,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陈云曦一脸雀跃,也没说感谢什么的,欣喜离去。

    方平再次叹气,赔本买卖啊!

    当初,就不该忽悠这傻姑娘买自己丹药,这还忽悠出感情来了,女人啊,真复杂!

    “还是我太优秀了,人又帅气,鹤立鸡群,谁看了都得心动,要收敛一点了。”

    方平摇头,男人,太优秀了,真让人烦恼。

    这个时代,都找不到和自己比肩的好男人。

    “我哪天要是死了,为我哭泣的女人恐怕满世界都是,想想都难受。”

    这话,自言自语说出来的。

    门外,刚准备进门的李老头,忽然动作一滞,这话,真扎心!

    欺负老头子是单身?

    遥看一眼不远处欣喜离去的陈云曦,李老头觉得,没必要进去了,进去了,还得被扎心。

    “也许……”

    “我该找个婆娘了!”

    李老头心中陡然升起这样的念头,以前,那是专心武道,后来那是不想耽误别人,心灰意冷。

    如今,他恢复了,八品在即。

    到了这时候,是不是该找个婆娘了?

    “找谁呢?”

    李老头转身离去,心里想着这些,脑海中闪过一张张面孔。

    最后,忽然闪现一张熟悉的面孔,李老头瞬间呆滞,老子在想什么呢?

    吴奎山那老东西能打死自己!

    “勿怪勿怪,你家凶婆娘你自己看好了,我可不要……”

    李老头打了个寒颤,这女人疯狂起来,自己老公都砍的,自己居然会想到她,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