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带着仓库到大明TXT下载->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561章 你为什么帮我?


    “她开始戒心很大,直至昨日才说了些更详细的东西。”

    那些详细的东西方醒没必要去了解,他需要了解的只是联军的武器。

    “联军之间并不和睦,加之肉迷驻军哈烈的耗费太大,哈烈承受不起,所以开战就是必然,否则两国都会崩溃。”

    王琰说道:“不管如何,黑刺希望能参与这次大战。”

    方醒侧身看着他,说道:“你们不能用于冲阵,这一点不管是谁都不能违背。”

    王琰想起了从撒马尔罕出来被一路追杀的场景,脸上不禁浮起一抹狠色,说道:“下官知晓,不过黑刺用于斥候也不错。”

    小股斥候的厮杀对于黑刺来说就是一场杀戮,并无难度。

    方醒微微点头,黑刺不见血终究会被废掉,而且他们也需要不断的吐故纳新。

    太阳很大,方醒一路到了东厂,也没等通报就带着辛老七闯了进去。

    “大胆!”

    一个档头带着人迎了上来,见到方醒竟然也敢呼喝,但没敢拔刀。

    前方十余人挡路,方醒视若无睹的走过去。

    而此刻的安纶正在和那个常驻四海集市的男子说话。

    “公公,兴和伯跋扈,按他的说法,东厂就得从四海集市里撤出来。”

    男子一脸委屈的道:“公公,咱们东厂辛辛苦苦的在外效命,他这是什么意思?弟兄们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觉得委屈?人心会散了啊!”

    安纶淡淡的问道:“拿东西的人多不多?”

    男子愕然道:“公公,没多少啊!”

    安纶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道:“借钱不还的多不多?”

    男子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束手道:“公公,有的兄弟出去办事,一时间手头不够……”

    安纶抬眼看着他,平静的问道:“咱家这边可差了该给你们的钱?”

    这话里的味道越来越不对了。

    男子低头道:“公公,小的罪该万死。”

    但凡是有些智商的,在上司呵斥时就不该去辩驳。因为不管你有理无理,事后在上司的眼中都是个刺头的形象。

    ——我是你的上司,我说啥就该是啥。不是也是!

    安纶的眼中渐渐多了冷意,男子的双腿在打颤……

    “公公,兴和伯闯进来了。”

    幸而此时外面有人在禀告,这才救了男子。

    你居然还敢硬闯东厂?

    死里逃生的男子心中欢喜,嘴角不禁微微翘起。

    可安纶却让他失望了。

    “让他来。”

    稍后门外就出现了方醒和辛老七。

    辛老七先进来,扫了一眼后就说道:“老爷,后面有人。”

    方醒走进来看了男子一眼,说道“东厂的厂督肯定有人保护,只是在自己的地方也如此谨慎,安纶,你惹了谁?”

    男子觉得自己在劫难逃,就抬头惶然的看着安纶。

    安纶只是指着外面,轻声道:“滚出去!”

    男子如蒙大赦的跑了出去,安纶这才起身迎客。

    两人坐下后,方醒看看室内的布置,有些不解的道:“为何还要去学孙祥?太冷清了。”

    安纶看了一眼站在方醒身边的辛老七,也不避讳,说道:“咱家终究是没有根,现在想来,当初兴许死了还好些,至少还能去地底下见祖宗。如今看似权力风光,可终究只是一场空。”

    方醒看着大门方向,突然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安纶有些意外,然后微微一哂。

    方醒目光复杂的道:“我多次提前得了消息,这让我在许多事情中立于不败之地,而来通报消息的……那就是你的人。”

    “为什么?”

    方醒想起了这几年经常出现在神仙居的那个男子。

    “他每次通报了消息就离去,我的人一直跟着,却找不到他的跟脚,直至上月的那一天,那人喝了些酒……”

    安纶的眼中杀机一盛,说道:“饮酒误事,该杀!”

    “为什么帮我?”

    方醒再次问道。

    安纶说道:“有错的就处置了,可东厂在四海集市的存在是必须要保证的。四海集市会开遍四海,而东厂的耳目也会跟着到达四海,不,是大明的耳目。”

    方醒微微皱眉,问道:“你当年接任厂督之后,就一下变得让人陌生起来。可我知道你不是那等一朝得志就忘形的小人……而且你的人还在暗中保护着神仙居,安纶,你想干什么?”

    安纶端起茶杯,淡淡的道:“四海集市犯事的人,回头咱家派人去一一处置。重的带回来,轻的责罚,戴罪立功。”

    方醒深吸一口气,说道:“你是不肯说吗?或是说……陛下……但那不可能。陛下若是猜忌于我,那就不只是东厂。所以你是有何难处,尽可说来。”

    安纶依旧是顾左右而言他的道:“兴和伯,今日该给太子殿下上课了吧?”

    方醒起身道:“闫大建此刻大概是恨毒了我,而他的前程也止于此,以后不会再有起来的机会。”

    安纶起身道:“兴和伯慢走。”

    方醒深深的看着他,说道:“我不知你在顾忌着什么,但东厂比锦衣卫更加的凶险,你最好谨言慎行。”

    安纶点头道:“咱家知道了。”

    等方醒出去后,安纶坐回去,然后端起茶杯,细细的嗅着茶香。

    茶香有凝神的功效,但他的面色却渐渐的痛苦起来。

    “咱家这是为了什么?”

    他微微低头,目光呆呆的看着鞋面。

    “公公……”

    外面有人跑来禀告道:“公公,陛下召见。”

    安纶抬起头来,目光锐利的道:“何事?”

    来人说道:“不知。”

    安纶起身出去,两步之后,脚步渐渐加快。

    ……

    朱瞻基最近很忙,他忙着应付自己的一干亲戚。

    在把自己的亲弟弟往海外赶之后,全天下的宗室都凛然生畏。

    皇帝是铁了心的不准中原和塞外出现宗室封地啊!

    于是奏章不断进京,所有的藩王以及宗室都异口同声的说自己一家子老小在嚎哭,人人绝望,觉得再也没有去孝陵祭拜的那一日了,恳请皇帝看在太祖高皇帝的份上,容大家缓缓。

    但朱瞻基知道所谓的缓缓是什么意思。

    只要他答应一次,那么下一次就由不得他了。

    安纶行礼后,静静的等待着。

    “新乡郡王一路可有怨言?”

    安纶心中一惊,面色如常的道:“陛下,新乡郡王一路并未多停留,家眷多有怨言,可从出了京城之后,郡王一共才说了三句话。”

    “哪三句?”

    皇帝的语气有些冰冷。

    安纶赶紧说道:“出发;给孩子请郎中来;这是个没缘的……”

    “缘分吗?”

    皇帝的语气多了些揶揄。

    安纶的脊背在微微发寒,“陛下,郡王的次子吃错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