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斗战狂潮TXT下载->斗战狂潮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五十二章 唯一的希望


    老王刚才也是重宝在手,心里高兴,一时忘了提醒,事实上以老王的估计,乔纳斯好歹已经筑基巅峰,拿这重剑肯定会比较吃力,但也不至于这样。他却忘了自己觉得比较顺手是因为神化细胞的肉身太变态,而且法剑认主,在他手里本身就会感觉轻一些……

    “没事儿吧?”王重哭笑不得,想要顺手把重剑拿起来。

    “别动!”飞猪死的心都有了,一脸哭丧相,八根手指此时的感觉是完全麻木:“断、断了!”

    麻蛋,这也太特么坑了!

    镜面世界。

    漆黑的夜幕,陡然,一轮腥红的圆月从空中亮起!阴红的月光洒落在这个诅咒的世界,绽放着魔力的波动。在这波动中,一个又一个身影蹒跚着从阴影爬了出来,他们无声的扭曲着,随后,他们直立起来,仰头望向天空的那轮腥红之月,前一刻他们还是被诅咒扭曲了的杀戮怪物,现在,在月光之下,意志的灵魂正一点一点的回到他们散乱的认知之中。

    “嗷……”

    “不!”

    褪却了疯狂的诅咒,当记忆从脑海当中回想起,巨大的痛苦从他们的心底升起,他们绝望的嚎叫。

    反抗军营地……

    随着腥红月光的洒落,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走了出来,聚集在营地空地上,闪烁的黄色篝火仿佛冲淡了月色的腥红,照亮了大家望着天空的脸庞。

    悲恸在漫延,“清醒日又到了。”

    “最痛苦的莫过于此。”

    诅咒令人疯狂,但是,一直沉浸于诅咒的疯狂之中,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但是很显然,镜面世界的管理者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每隔一段时间出现的腥红之月,给所有流放者带来了清醒的时间,比疯狂更悲伤的痛苦在每一个幸存者的胸口滋生蔓长,他们痛苦自己在疯狂中做出的杀戮,他们记得一切,如何杀人,如何啖食生肉,渴饮鲜血。

    “活不能活,死不能死……”

    一声长叹,远处,腥红的月色中,一大群通体散发着惨灰色泽的灵体从地下钻出,他们的灵体震颤着,深重的痛苦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凝结,他们想惨叫,但是灵体的他们不能嘶吼,一点也不能发泄,只能默默沉受着这所有的痛苦,而他们刚刚被强行唤醒的神志意识,正一遍又一遍的被一段又一段可怕的回忆撞得粉碎,这令他们不断的崩溃再崩溃,就像巨石炸成了碎石,又被碾成了石粉,每一次都碎得更深!

    这才是镜面世界这座监狱的真相!

    死亡只是第一步,真正的折磨,是死后的灵魂,就算能在杀戮中一直保持着活下来,他们也会在清醒日中一遍一遍的为他们兽行而战栗,杀人也许不能动摇他们,但是爬在地上舔血的记忆冲上他们的心头时,他们立刻知道,曾经坚持的一切,堤溃瓦解。醒着不如疯狂,至少疯狂令人忘却。

    在清醒日自杀?当然有人做过这种蠢事,但是,这些蠢货很快就会知道,他们大错特错!死亡并不是终结,灵魂在这个镜面世界被封锁住了,在这里死亡后的灵魂将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捕捉,它们被困在黑暗的地下,持续不断的接受着更深层次的痛苦,那是一种比杀戮要更加直指本质的酷刑!

    直到最后一丝灵魂被痛苦细细的碾磨,最后一丝灵魂泯灭了才会结束,不,所谓的结束也只是幸存者们的猜测,或许泯灭也不是最终的结束,而是另一个更深层的新的痛苦的开始!

    轻声的议论声突然低沉,然后隐没,所有视线都从天空的腥红之月上收回,一道身影从主营帐中走了出来,所有的视线都火热的望向了他。

    一袭青衣长袍,他们的领袖,他们的启明星,指路灯塔,是把他们从诅咒里面拖出,唤醒了他们的尊严,给了他们希望的佛佗墨问!

    墨问的身边紧跟着反抗军的“四大信徒”——长鼻子的象人永远站在前面,他的灵敏的鼻子可以嗅到危险的气味,一位骄傲的孔雀族紧随在墨问的身后,他怀疑的目光扫向每一个可能碰触得到佛佗的人,而在佛佗左手,是一位六目猴尊在亦步亦趋,三双眼睛熠熠生辉,在右手,则是一位身躯有如神器一般强悍的金刚族,庞大的金刚之躯足以震慑一切威胁。

    悲恸的气氛随着墨问的到来而一扫而空,大家的视线变得坚定起来,反抗军是清醒的,和清醒日带来的那种回忆痛苦的清醒完全不同,墨问带给他们的是尊严的自我,他是镜面世界唯一的救赎,只要墨问还在,他们就不会再次跌入沉沦当中。

    而现在,他们要拯救更多的兄弟姐妹加入他们!

    墨问停下脚步,他环顾四周,金刚在他身前跪下,墨问对着金刚微微点头,伸手轻轻触碰着金刚额头,金刚激动的双手便伸了过来,将墨问捧起站在了他的肩上。

    当金刚再次站起时,所有人都需要仰视才能看到墨问,每一个人的眼神,都爆发着信任与崇拜,不是谁都能得到金刚的下跪,哪怕是金丹强者也不行,金刚一族的尊严,誓可杀不可辱,只有站着死的金刚!但是在这里,金刚心甘情愿的跪下了,向着佛佗奉献了他的尊严,这意味着他可以为佛佗奉献一切。

    墨问居高临下,视线环顾过每一张脸,一千零一十六名来自不同种族的反抗军。

    每一个人都对他无比崇敬,在这些人的仰望当中,墨问可以感觉到自己能力的提升,那是一种极其恐怖的变化,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实力,尤其是他的精神力量,随着反抗军的队伍扩大而不断的变强,这是一种极其奇妙的感觉,隐隐地,墨问感觉到了一丝关键,然而,就像是镜中花水中月一般,明明可以看到,却始终隔了一层无法突破的薄膜,始终抓不到真正的要害,细节之上还是想不通透。

    也许,反抗军继续扩大,得到更多的信仰者,他就能够看得更清楚一些。当然,虽然反抗军的实力不断扩张,但是墨问仍然尽量保持着低调,用这点力量去对抗神域的意志显然是鸡蛋撞石头,不过墨问要的也不是真正的对抗,而是在用他的方法,给地球占据一席之地。

    “诸位,又是清醒日,上一次清醒日,十一天的时间,我们只解救了一百二十一位兄弟姐妹加入了我们,这个数字相比还处于诅咒当中的幸存者们而言,远远不足,不过,幸运的是,这121位和我们一样受尽了折磨与苦难的兄弟姐妹们,今天全都站在这里,一个也没有少,一个也没有离开,都选择了相信我,相信大家,相信我们反抗军,谢谢你们,也谢谢所有人。”

    人群中,许多人都挺起了胸膛,他们正是上一次被解救回来的121人,他们的眼神格外的强烈,紧抿的嘴唇,和崩紧的呼吸,他们有强烈的使命感。

    而他们将是这一次解救行动的主力。

    “记住,我们尽量不使用暴力,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存在,让他们来找我们,当然,有时候暴力是打开局面的唯一方法,当不可避免时,我们也不需要犹豫,大家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出发!”

    墨问宣布了这次解救行动的开始。

    堕落之城。

    腥红之月带来的清醒日,长短不一,有时短到只有三天便会结束,而有时会有一个月的漫长时间,这根每个人的实力有关。

    堕落之城是神域留给他们忏悔的地方,让他们体会一点“活着”的幸福,才能对照出痛苦,这才是惩罚的真谛。

    只有在这里,他们还能感受到一些身为文明生命该有的感觉。

    “你听说过反抗军没有?”

    酒馆,已经是清醒日的第三天,被封藏在地窖下面的酒被起开,虽然很难喝,但是酒带来的文明滋味却让每一个到访的人都愿意在这里买醉,酒不醉人人自醉,而且,这里总会有各式各样的新消息。

    以往的消息,多半是哪位强者高手终于没有抗过去,死在了某某地方,又或者是又有哪位高手被送进了这该死的镜面监狱。

    但是,这两次觉醒日他们听到最多的消息,却是什么反抗军?

    反抗什么?镜面世界?还是高高在上,像神一样掌控他们清醒还是沉沦的那些监狱理事会?

    人都在监狱里面了,哪怕有清醒日,但也都能随时被人灌入诅咒而失去意识,变成只会杀戮舐血的怪物,就这种情况之下,你能反抗什么?又怎么去反抗?

    一些在镜面世界活得够久的老幸存者们对这样的消息从来都是嗤之以鼻,“千万不要去掺和,如果你们有谁是新进来的新人,听我一句,在镜面世界,千万不要随便去死,死不会让你解脱,只会让你更加的痛苦,想必你们来墟市之前都已经看到了那些惨灰色的亡灵了,死亡只会让你变成那种东西,受到的痛苦会是现在的十倍!”

    “可是我听说反抗军有个叫什么佛佗的,可以彻底解除诅咒,让人一直保持清醒。”

    “怎么可能?是不是尿酒喝多了?兰马洛特,你丫的酿的什么破酒?”

    “不爱喝就别喝!”

    狂鼠兰马洛特回敬的喊道,他是这间破烂酒馆的所谓“老板”,也是这里活得最久的幸存者之一,并且,他酿造的酒还真不是吹的,的确和尿一样难喝,但是谁都不能责怪他,兰马洛特的确是个酿酒大师,但在这里就算是神也没用。

    兰马洛特听着谈论反抗军的消息,他的眉头一直紧皱着,因为上一次清醒日,他已经接触到过反抗军。

    那些反抗军让他替他们宣传,然而,兰马洛特却亲眼见到他们使用强硬的暴力手段掳掠走了他的一个老朋友,熊人格兰。

    反抗军?反正兰马洛特现在是一点也不相信那些不靠谱的消息,最多不过是一群疯子们凑在一起做疯狂的事情罢了,他在镜面世界活了几十年,他见过了太多这样的事情,可怜的老朋友格兰,没了他,兰马洛特酿酒就少了一样材料,熊人总是能搞到蜂蜜,格兰对他的这个能力总是保密,但是兰马洛特知道,格兰身体里面藏了一件叫做蜂巢的生物装备,一般是用来召唤毒蜂群作战的,但是熊人贪吃的本性让它的作用变成了吃。

    可怜的格兰,兰马洛特摇了摇头,他被强掳的原因,十有八九是被那些疯子们知道了他蜂巢的秘密。

    唉,没了蜂蜜,他下一次清醒日可以取出来的酿酒,肯定不会和尿一样难喝了,因为他可以肯定,一定会比尿还更难喝!

    兰马洛特尽可能的把自己的意志都集中在他的酿酒事业上面,作为因为种族天赋而能时常清醒的人来说,找点有意义的事儿就是活下去的动力。

    正想着是不是要把下一次的酒会比这次更难喝的大好消息告诉聚在酒馆里的众人时,兰马洛特看到了酒馆的大门被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推了开来。

    笑眯眯的熊人走了进来,他穿着白袍,袍子上面是一个符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熊人正是兰马洛特的老朋友,能让他的酒变得和尿一样难喝的蜜糖格兰!

    “老蜜?!!”

    兰马洛特失声的叫着格兰的外名。

    “嘿,贱鼠,还活着呢?”

    “咕哝,你没事?你没死?”

    格兰扬起了他那夸张的眉头,熊人脸上的表情格外的丰富,“你看到我被救走的?”

    “救?他们不是绑架你了吗?怎么你还能活着?你……”

    “哈哈哈,你个老贱鼠,你熊爷爷活得很好,这次熊爷爷是来带你走的。”

    格兰说着话,朝着兰马洛特伸出了他的熊爪,四周的酒客们呆呆地看着,他们显然都知道这一熊一鼠之间的朋友关系的,于是也没有急着插手。

    砰!

    兰马洛特没有来得及反抗,就被格兰一爪子拍在地上,昏死了过去,格兰一把拾起他扛在肩上,然后对着酒桌上发呆的众人笑道:“得了,信得老熊的就跟我加入反抗军去,觉得不可信的,呵呵,这次咱也不强迫你们,下一次清醒日,老熊会带着老贱鼠一起过来证明反抗军是真的,而且,会给大家带来真正的救赎!”

    轰……

    一下子,酒馆混乱起来,几个强烈的气息微微一涨,但是又犹豫的收了回去,他们想阻止格兰,但是,彼此间的气势才一接触,他们就感应到格兰身上的斗志的截然不同,那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刚刚从诅咒当中苏醒过来的颓废,勃勃的生机令他们惊疑不定。

    又有几个落魄的身影加入了熊人格兰,他们脸上是一抹绝望的微笑,他们才不管格兰信不信得过,反正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他们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熬得到下一次的清醒日,跟着格兰过去,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早一点把灵魂交到这个诅咒的世界手中罢了。

    海皇星世界早就单方面切断了和星盟之间的联系,建立在那边的唯一一个传送场也都已经被封闭。靠飞行的话,哪怕就是机械族飞船能达到光速都不知道要飞多少年,因此要前往遥远的维度世界,自然是走维度之门。

    上次过来时是呆在泰坦督导的法器中,这次踏步而行,那维度之门内黑色漩涡气流的气息,即便远远在入口处这里都能让人清晰的感受到那能量的浩荡。那是一种虫洞的能量,短距离传送或许用符文传送阵会更高效稳定,但如果是超远距离,虫洞传送才能真正做到直达这第五维度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此时四个人影正矗立在维度之门的入口处静候。

    “王重殿下。”领头的是一个火魔族,火魔族的外形看起来非常神似类天人,只是皮肤略红,就像拉薇尔师姐,如果不是皮肤微微泛红,她看起来和正常的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我是来自星盟卫队的格拉文图,将由我负责协助殿下的这次任务。”

    “幸会,有劳格拉文图队长了。”王重笑着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伊贺罗。”

    “伊贺剑人、伊贺十三、伊贺千玺。”

    “见过王重殿下。”

    四个长着羊角的血魔族自报姓名,伊贺一族也算是血魔族中的旺族了,高手辈出,几人虽然都是实丹,可作为火魔族的附庸,这四人隐隐站在格拉文图的身侧,退出半个身位的距离,无论对格拉文图还是王重都显得相当的恭敬。

    曾经地球人身份时,血魔族可以轻易的凌驾于王重之上,可一旦进入天尊班,身份地位就变得不同,不说血魔族会如何高看地球文明一眼,但至少对王重,则是必须保持足够的恭敬,天门的殿下,论身份是可以和血魔族这种七级文明的诸多长老们平起平坐的。

    “王重殿下应该是第一次天尊任务吧?”格拉文图说道:“第一次天尊任务往往都比较简单,却奖励丰厚,也是体现内门对王重殿下的看重,像这次征伐海皇星的任务,区区四级半文明,以王重殿下的实力,一人都可轻易踏平,何况还有我等协助,自是手到擒来。”

    “正是如此。”伊贺罗年纪较大,既是血魔族这四人中的长者,在星盟卫队中也一直是格拉文图的副手,笑着说道:“这种低等文明,王重殿下如果不习惯那满世界的血腥,只需直接宣判他们罪行,剩下的让我们几个动手即可。”

    (二合一,伙伴们,假期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