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斗战狂潮TXT下载->斗战狂潮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言不惭


    王重的脸上并没有丝毫表情和波动,身周被三柄法器指着头,也没有丝毫闪避的打算,只管开口问道:“这个天尊任务是假的吗?如果完全是假的,为何还要与我在海皇星演那一出戏?在这空间中动手是为了隐蔽吧,可在离开虫洞时你们就直接动手,都不用不惊动海皇星的人,对你们来说岂不是更加隐蔽?”

    “哈哈哈,殿下把天尊任务想的也太简单了。”格拉文图大笑道:“每一个天尊任务都是有详细案底的,假的?假的如何捏造得出来?万一你中途告诉过别人,那岂不是成了我火魔族假传天尊令的把柄?任务当然是真的,只不过内容稍稍有那么一点点小变动,海皇星并没有杀害什么星盟使者,反倒是殿下你,你就是星盟派遣来海皇星的第一个使者。”

    “原本我们是想让殿下你直接和海皇星动手,海皇星并没有殿下想象中那么弱,只要我等稍稍放水,殿下很可能就会作为主导者,被愤怒的海皇星直接击杀,那当然是最完美的剧本。而即便殿下你能扛得住海皇星的攻击,混战中我们自然也会找机会除掉你,事后却将殿下的死推到海皇星的头上,然后我火魔族自然会第一时间替殿下声张正义、讨回公道……呵呵,殿下你也看到了,海皇星那布满半个海域的D级机械堡垒,他们虽然仅仅四级半文明,可却是富得流油啊,这种富裕却还敢脱离星盟的文明,注定平安不过十年,也够资格让我火魔族为他们出手一次了。另外再附送殿下一个信息,火魔族在星盟两个纪元都没有升上五级文明,呵呵,正是因为我火魔族卡住了他们,就是要把他们逼出星盟,否则哪来这种吞并的机会?”

    虽然刚才已经对这结果有所推测,但听他说起海皇星空有强大实力,却因为火魔族的阴谋,足足两个纪元都没能升上五级文明,老王也是心中暗凛,星盟的水真的是太深,上层决定底层的命运,王重甚至已经可以想象海皇星这两个纪元来被处处针对、以至于现在被迫脱离星盟的各种困苦。地球如果崛起得太快,除非是有一堆金丹强者强势坐镇,否则或许也会落到同样的下场吧。

    “你们火魔族还真是……”

    “王重殿下,星盟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弱者拥有超越他们自身的财富,那本就是自招杀身之祸,怪只怪这海皇星当初加入星盟时不知低调,否则要是一直装穷也不会被我们火魔族惦记上。”格拉文图淡淡的说道:“这是命,就像殿下你,你太张扬了。进入天尊班对你而言固然是有好处,可你也别忘了,你的仇人会很不安的。”

    好一个一箭双雕,看起来,吞并海皇星才是火魔族真正的目的,而自己只不过是因为刚好接了这边的天尊任务,因此撞到了他们枪口上。再加上自己和血魔族之间的矛盾,现在自己进入天尊班,前途无量,血魔族固然可以选择重新和自己交好,但他们并不了解王重,万一这个地球人记仇呢?这种曾经结过怨的人,与其等他强大后再去补救,还不如趁他没强大起来之前赶紧除掉,那才是真正的高枕无忧!

    “仅仅只是因为这个?你们就对一个天尊班的成员下手?别的替死鬼应该很好找吧?”

    “这算第二个问题。”格拉文图笑了起来:“不完全是,我只是个实丹,还接触不到族中核心,了解的并不是特别多。但血魔族和你那点小恩怨,还不至于让我们火魔族用斩杀天尊殿下的罪名来冒险,可以猜想,应该和天贝族有关。”

    “天贝族?”老王眉头微微一皱,这是真的有点意外,天贝族也和这件事有关?

    “殿下是知道的,天贝族和我火魔族曾在无数个纪元前联姻,借我火魔族之力来补充完整了他们的绝世丹道,成为八级文明。我们两族素来交好,可再好的交情也会有逐渐淡薄的时候。如今无数个纪元已经过去,两族早就过了蜜月期,反而是天贝族现在和泰坦族走得很近,呵呵,泰坦和我火魔族可是素来就不对付的,彼此都看不顺眼,所以……以殿下的聪明,应该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吧。”

    格拉文图点到为止,说道这里就没有再继续深入的说下去,即便是在这完全受他掌控的封闭空间中,有些话题、有些人物也不是他能直接宣之于口的,这是种自我控制,今天你在密闭空间里说顺口了,明天没准你就能在外面的场合也说顺口。对于那些禁忌的话题,无论是否隔墙有耳,在任何地方、任何人面前都不要宣之于口,这是最基本的警觉性。

    但说到这种份儿上,王重已经能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说白了,天贝族和火魔族之间多年前的联姻恩情和互助之情已经耗尽,现在在星盟同居高位,彼此间肯定出现了政见或是利益上的分歧,这种矛盾一旦出现就会逐渐积累,越来越深。现在肯定已经到另一个不可调和的地步,否则天贝族这些年来不会和泰坦族频频交好,这种站队的事儿,没有任何一个文明会草率,连下面的普通民众、星盟百族都知道这两族交好了,那上层肯定就是早已经站在了同一阵线上。这无疑就代表着天贝族已经在暗地里和火魔族怼上了,而王重是天贝督主看好的人,由她亲自提拔进入天尊班,那对火魔族来说,王重就是个威胁,他如果真的未来成为强者,那必然就属于天贝族派系,这种潜在的敌人,火魔族想要率先除掉,这一点都不奇怪。

    至于说杀掉天尊班殿下的罪名,他们高层肯定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可只要他们做的隐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又能拿他们怎么样呢?说到底,王重只是天贝族派系,而不是天贝族人!天贝族不太可能因为外人、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直接和火魔族公开撕破脸。

    火魔族这一手拿捏得其实相当精准,既属于是打了个擦边球,让星盟没有证据、也让天贝族无法借题发挥;同时也是用以试探天贝族的底线、试探两族之间交恶的程度到底到了哪一步,是不是随时可以翻脸了……

    这里面的道道深了去了,老王只是稍一细想,都感觉细思极恐,自己会被火魔族指定为了这个替死鬼,那是真的一点都不冤。

    “好了,殿下的第三个问题呢?”格拉文图微笑着看向王重。

    却见那个被三柄法器指着的王重,那个刚才一脸不甘的虚丹,此时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用了。”王重笑了起来:“我没有问第三个问题,所以也就用不着告诉你有关我的秘密,我这人很重信誉,哪怕对你们这些垃圾而言,也没有食言的习惯。”

    格拉文图微微一怔,虽然有料到王重会食言,可也没想到会和自己玩这样一手,还侮辱自己堂堂实丹强者是垃圾,还说什么没有食言……格拉文图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你玩儿我?”

    “就是玩儿你!”一股与刚才那普通虚丹截然不同的气势从王重身上隐隐散出,伊贺罗等三人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们完全能感觉到对方轻易就挣脱了三人的灵压控制,只听王重冷冷的说道:“论身份论地位,你不过是八级文明一个跑腿的狗腿子,也敢在老子面前大呼小叫,目无尊卑,玩儿你又如何!”

    “操!”堂堂火魔族实丹强者,在星盟卫队中也有一定身份的小队长,几时受过这个?饶是格拉文图心境不弱,可也忍不住火冒三丈:“不要留手,给我宰了他!”

    不用格拉文图吩咐,三个血魔族可是这次暗杀行动的主体,早有准备,先前王重的弱是让他们有些许大意,可此时此刻展现出来,那才对得起在血魔族中‘深不可测’、该以巅峰实丹强者来对待的评估!

    能破开三个高等实丹联手布置的灵压空间又如何?任何一个高阶实丹强者都能轻易做到这一点,真正的杀招本就不在于此,更不是先前那试探性的进攻。

    轰轰轰!

    只见三人手中的法器猛然闪耀,在瞬间光芒大盛。

    伊贺罗手中青色短剑的光芒在瞬间暴涨了数十倍有余,直接化形!原本仅仅只有数尺长的短剑竟然化形为足足十几米长、数米宽的巨大剑影,蕴含着远远超过普通高阶实丹的威能,瞬间爆发的攻击灵力值超过足足五百万!光是那暴涨的光芒朝王重蔓延开来就已经要直接刺穿他!

    而在左右两侧的则是两件火焰威力强盛无比的法器,一个如同杯状,从那杯口中有熊熊火焰窜出,如同一柄火焰化形的利箭,在空中拉出长长数百米的尾焰,冲杀速度惊人!威能比伊贺罗的法剑稍低,似乎仅只四百万出头的灵力值攻击,但却胜在元素力量强横,若是对一些火抗性稍差的对手来说,这杀伤力绝不比伊贺罗的三百万攻击低上分毫!

    另一个则是如同火焰刀状化形,当空劈落,那火焰刀的威势足足蔓延数十米长,攻势铺天盖地、霸道无匹!灵活性或许比伊贺罗的法剑稍弱,但直接的威能攻击却似乎还更在伊贺罗之上!那恐怖的威势绝对超过五百万灵力值,甚至还有不少的富余溢出!

    这可不是三个高阶实丹强者所能拥有的威能,普通的高阶实丹,三百万灵力值就已经到头了,伊贺罗等三人作为血魔族,天赋不弱,可最多也就到三百五十万左右,而且拥有三百万灵力可不代表你就能打出三百万的攻击来,能使用出如此恐怖的攻击,法器显然更加重要,占据了更大的比重!

    三道攻击不分先后,显然有着极佳的配合默契,几乎是同时轰到老王的身前,别说虚丹了,就算是普通的高阶实丹、甚至是巅峰实丹强者都得够呛!可老王的嘴角却仅仅只是微微一翘,碎片世界早已连接心神,只是一丝意念转过的瞬间,一柄巨型的黑色重剑已经出现在他手中。

    陨落星辰!

    三道攻击来得又疾又快,只是闪念间,陨落星辰在王重手中的同时,三道攻击已经前后杀到。

    王重似乎无心恋战,急速下沉。

    “躲得掉吗!”伊贺罗的攻击第一个到,完全没有因为被王重闪避掉攻击而有丝毫停顿,整个人化为青影,转向的同时非但没影响他的攻击速度,甚至因为方向的变动,让另外两个同伴原本稍慢半拍的攻击也跟了上来,与他同步!

    可格拉文图的眉头却在此时微微一皱。

    三道时间上前后不一、攻击位置也各不相同的攻击才会让对手比较麻烦,可刚才只是被那个王重位置的微调,居然把原本层次分明的三道攻击拉平同步,变成同时从空中朝王重的背部砍下去,虽说合击的威力肯定更大,可缺乏了变化和多线,对手无论是闪避还是防御其实都反而更简单……血魔族的这些家伙永远都不知道用脑子来战斗,哪怕成为了实丹也是如此。那个地球人也确实不简单,能进入天尊班,至少这战斗经验和意识远远不是普通战士可以比拟。

    只见那合击的三股攻击瞬间汇聚,三件法器虽然各不相同,但同为血魔族驱使,自有相近的气息、相辅相成,威力进一步增强,宛若空中呼啸而落的流星,速度爆增一倍有余,直追王重身背!

    老王的移动速度可没法和这恐怖的攻击速度相比,此时不再闪避,手腕一转,重剑轻撩,身体下躬,陨落星辰那庞大的剑体就像是一块厚实无比的盾牌般护住后背。

    而空中青红二色螺旋交替、当空劈落的烈焰刀更是炙烈得好似一个小太阳般,所有攻击在刹那间砸落到王重的重剑上。

    嘤~~~

    音爆声瞬间荡漾,充斥整个封闭空间,让一切声音都在这恐怖的音炸中失真。

    三道攻击宛若粗壮的光柱般狠狠冲上,黑色重剑在这恐怖的攻击中就好似完全没有抵抗之力,瞬间就被轰得贯冲到地上。

    轰~~

    坚实的地面被砸得龟裂开,那光柱的攻击竟然还在持续!

    “嗯?竟然抗住?”

    “那是什么法器?”

    只见王重双腿蹬地,搭在背上的重剑在三大法器的攻击下竟然没有破碎。陨落星辰本就属于比较特殊的七品法器,如果单以硬度、力量方面而言,陨落星辰甚至要强过很多六品法器,只不过这法器本身缺乏多余的附加功能,本身又比较沉重不易挥使,存在这两个瑕疵,因此才在七品法器中也卖的比较便宜而已。

    法器虽然没碎,可毕竟是武器而并非真正的防御法器,三大攻击的沉重力量终归是完完整整的传递过来,饶是王重已经催发神化细胞的爆发,可在这瞬间竟然也都有种顶不住的感觉,那一股股强横的力量层层不断,实丹和虚丹之间存在的天然差距本就不是那么轻易可以跨越的,何况是一对三……

    “一个虚丹以一敌三,面对三个实丹竟然能正面抗住一时。”格拉文图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不愧是能进入天尊班的天才,按照通常的常识,天尊班这些殿下,虚丹你绝对要当作实丹看、实丹你要当作金丹看,至于那些金丹殿下……那就等于是地界最巅峰的一批了,是能和各族长老比肩的恐怖存在。这个地球人之前名不见经传,以虚丹境进入天尊班可是引起了上层不少非议,可现在看来,他确实有进入天尊班的资格。

    老王本来还想保留一手,毕竟那个一直没有出手的火魔族才是让老王心中真正暗自忌惮着的存在,可此时感受到来自空中那三大实丹的压力,要是再隐藏,现在这关就要过不去了。

    轰!

    老王灵力一转,原本缥缈的虚丹瞬间闪耀,半边是火光、半边是冰寒,冰火交并,两对巨大的羽翼从他身后猛然展开,伸出黑色重剑的庇护范围,力量层级骤变!

    真身和普通状态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层次,出现真身,灵力的量或许变化还并不算大,但在‘质’上却是能瞬间改天换地!

    “亮真身?”空中的三大血魔族杀手早已注意到这变化。

    同等条件下的力量,拼的就是种族天赋,拼的就是种族血脉。高阶文明为什么永远凌驾于低等文明之上?同样的金丹、同样的境界和修行,可高等文明的金丹就是要更强一大截,那就是因为灵力的质不同!越是高阶的文明,灵力的质也就越高,体现在灵力的精纯、厚重、附带力量等等,真身也更多更丰富,自然也更强。同样一百万灵力值的攻击,用同样的方式攻击,可人家的破坏力却是你的十倍不止,而且还天生压制你,就如同生命层次的不同,就如同让你老鼠见了猫。

    “区区四级文明,初级进化都未完成的猴子,也敢和我血魔族拼真身!”

    “光是长两对能量翅膀,外表毫无丝毫变化,这也算真身?”

    “低等文明就是低等文明,个体就算再出色,也摆脱不了文明的桎梏和极限,无法超越。”

    “同样亮真身,我血魔族只会更强!”

    伊贺罗三人的眼中同时杀气爆涨。

    “死!”

    轰轰轰!

    空中瞬间也是三道强光爆发。

    三头六臂真身!血魔幻影真身!法天象地真身!

    三大真身在空中同时爆发,对阵一位天尊班的殿下,这三人可从来没将对方当成弱一层次的虚丹来看,不敢有丝毫大意,王重不出真身,他们也同样有所保留,就是为了稳妥应对,此时能量层次同样质变,空中的法器形成的光柱在刹那间粗壮了数倍有余,威力倍增,要将王重连带那黑色重剑一起贯穿!

    可那凶狠下压的光柱却在此时微微一顿,三人只感觉那原本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的黑色重剑,此时竟然在重压下轻轻摆动扭转,好像完全无视三大攻击下冲的压力,汹涌无匹的下冲力量顿时被轻轻巧巧的带偏,顺势轰击向侧下方的地表!

    “这是什么力量?!”伊贺罗吃了一惊,刚才那股牵引的力量古怪无比,虽然‘量’并不算大,但‘质’却高得吓人,在那瞬间竟然透给伊贺罗一种无比尊贵的感觉,三人攻击的灵力根本就不是被对方以力破力强行带偏的,而是在那股透着无比‘尊贵’气息的灵力面前下意识的自动微微避让,尽管只是很微弱的一丝避让意识,已然被对方利用了起来,顺势将攻击带偏,根本就没费多少力气!

    三股攻击力量都已经用死,此时想要收招也是来不及,伊贺罗只是脑子一懵的瞬间,便看到在三人攻击落偏的位置处,那黑色重剑化影一闪。

    噌!

    王重连带那柄重剑瞬间一起消失,而与此同时,一圈黑色的光芒已然在高空中划出一道黑耀般的弧线!

    三个血魔族杀手的攻势同时为之一止,他们的瞳孔在瞬间放大,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露出不敢置信的色彩。

    紧跟着,咕噜噜……

    三颗头颅同时和他们的肩膀分家,三道身影从空中栽落下来,重重的摔在地面上,血肉模糊一片。

    四周寂然无声,就仿佛刚才那惊天动地的战斗压根儿就不存在一样,只剩下地上那三滩血肉,过程太快了,甚至快到让远处的格拉文图都没能及时救援。

    王重悬空而立,两扇巨大的能量羽翼在他身后展开,在空中微微扑打着,王重目无表情,就好像斩杀的不过是三只蝼蚁,冰冷的目光直视着远处的格拉文图。

    “好剑。”足足冷寂了十几秒,格拉文图才缓缓开口:“看来天贝族确实很重视你,竟然赐予远远超出你实力所该拥有的东西……这是六品法器?还是五品?”

    不是格拉文图没眼光,明明只是一个低等文明的虚丹,哪怕已经再三高估他,将他拔高到了巅峰实丹的水准来对待,可那一瞬间的斩杀仍旧是太过匪夷所思。格拉文图压根儿就没有感觉到王重使用出多么强横的力量,血魔族三人就好像是在瞬间愣了神,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干扰了心态和情绪,这必然是那柄重剑上的古怪。而如果是一柄六品乃至五品的法器,配合王重天尊班殿下的实力,击杀三个普通实丹那就并不奇怪了。

    “废话真多。”王重淡淡的开口:“下一个就是你。”

    “我?呵呵……哈哈哈哈哈!!”

    “区区小辈,不知天高地厚便敢大言不惭!”格拉文图只是微微一怔,随即肆意的笑声便已回荡在整片空间:“你杀了那几个血魔族,倒是省了我不少功夫,因为在计划中,他们本就要为了嫁祸海皇星而陪你一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