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纵横诸天的武者TXT下载->纵横诸天的武者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八十二章 犀利的流言(求订阅)


    不提政二老爷在花钱买工程的路上一去不复返,这边大老爷的生活相当规律,只是平静的生活总会有杂音出现。

    倒不是工作上的问题,作为工部左侍郎,工部上下除了尚书也没人敢主动挑衅。

    大老爷没有在工部折腾的想法,工部上下的利益没有受到影响,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遭遇愣头青放对。

    尤其当大老爷和忠顺亲王的关系显露以后,就是工部尚书都不敢在他跟前砸刺,更别说级别更低的工部官吏了。

    能叫他感觉不爽的,也就是宁荣二府发生的那些破事了。

    这次倒不是荣国府出了问题,而是宁府那边出了岔子。

    也不能说岔子,只是一个传言入儿,叫大老爷相当不爽,这不是坑人么。

    贾珍这厮也不知干什么吃的,外头把他扒灰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这厮竟然还没半点反应?

    这样的事情,豪门权贵之家多的是,可关键不能暴出来啊,一旦暴出来那就是天大的丑闻。

    尤其贾珍扒灰的对象还是秦可卿,这位的身份尴尬,一旦引起皇室反感,宁国府离覆灭不远了。

    就是贾珍投靠的义忠郡王,估计听到传闻心情也好不到哪去吧。

    大老爷还没寻贾珍这厮的晦气,琏二就率先坐不住了。

    与原著上那个花花公子不同,眼下的琏二虽然依旧好色,却没有原著那般荤素不忌闹得人人皆知名声全毁的地步。

    他眼下更加看重仕途发展,对于与女子鬼魂没多大兴趣,就算他有兴趣也担心大老爷出手惩治啊。

    可琏二没出问题,没想到族长贾珍却出了问题。

    幸好此时琏二已经升了半品,是从四品的治中,要是贾珍扒灰的消息正好在他升品级的时候传出,琏二可是要受到影响的,说不定好好的升品级机会就飞了。

    琏二绝对不允许,因为旁人的关系影响了自己的仕途。

    所以他第一时间寻到大老爷,提出了请求:“老爷,您看珍大哥哥做得实在太过,一定要尽快消除影响,不然以后可能影响老爷的前程!”

    “老子的前程,可不会受这么点传言影响!”

    大老爷似笑非笑道:“怕是你小子的前程,会受到更大的影响吧!”

    “瞒不过老爷,儿子就是担心会受了牵连,这才想请老爷出马,跟珍大哥哥说道说道,一定要把影响尽快消除!”

    琏二尴尬一笑,硬着头皮请求道。

    “这事,就算你不说,老子也会去寻贾珍的晦气!”

    大老爷眯缝着眼睛,悠然开口:“他自己玩得爽快,却不能影响到了族人的前程,不然有他好看的时候!”

    “有老爷出马,儿子这就放心了!”

    琏二松了口气,苦笑道:“官场的约束实在太多,出一点差池都有可能毁了前程,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出头?”

    说完,小心瞥了大老爷一眼,好象生怕大老爷察觉一般。

    “行了,你小子的心思老子明白!”

    大老爷没好气道:“说清楚,估计短时间内想在京城中边升官是不用指望了,只能在外地做一任知府再回来,你是怎么想的?”

    “这个,儿子还真没想过!”

    一听要出京,琏二的脸色立刻苦了下来,郁闷道:“老爷,难道就不能去太仆寺和鸿垆寺这样的地方么?”

    “想都别想!”

    大老爷好笑道:“你小子有什么功绩,能坐上这两家衙门的主官位置?”

    “不是还有老爷罩着么?”

    琏二舔着脸赔笑道:“有老爷出马,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老子不能解决的事情多着呢!”

    大老爷没好气道:“老实在顺天府多待一阵,只要你小子不出差池,用不了两年就可以再行调动!”

    “听老爷的!”

    琏二应下,刚才他也只是随口一说,真有那样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可大老爷要是不支持的话琏二也没辙。

    话说,宁荣二府跟外界好象是两个世界。

    很多时候,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在宁荣二府却是没有掀起丝毫波澜,别说议论了就连传播都没有丝毫痕迹。

    在大老爷看来,这是两府执掌者对下掌控不力的表现。

    外头的消息,主要还是下人传入府中,可是两府经常性的与外界隔绝,显然不是有意就是无意被下人们联手给蒙了。

    这次贾珍的事情也不例外,外面传得沸沸扬扬,两府的主子们却是一无所知,过着富贵显荣的滋润生活。

    尤其贾珍这厮,跟秦氏最近更是恋奸情热,整日里窝在府里寻欢作乐,哪里知晓外界已经把他的皮子都给剥了下来?

    可他愣是一点风声都没听到,那帮子寻常往来的浪荡子还以为贾珍对此不以为意,心中佩服的同时自然没有不开眼的主动提这时。

    至于宁府的下人是有意还是无意隔绝了贾珍的视听,谁也摸不清究竟。

    只是,这日大老爷手下的贾杰亲自登门,身边还带着数条气血充盈,一看就不是善茬的彪形大汉。

    “珍大爷,我们家老爷请你去一趟别院!”

    见到贾珍,贾杰面无表情开口:“还请珍大爷行个方便!”

    “出了什么事?”

    贾珍被这样的架势吓了一跳,没有急着起身,很是好奇问道。

    “这事跟珍大爷很有些关系!”

    贾杰也不催促,淡然开口:“我家老爷说,珍大爷要是不想死的话,就快滚去别院!”

    “你说什么?”

    贾珍先是一怒而后一惊,满连惊疑不知所措,怎么大老爷突然就给他传了这么句莫名其妙的话?

    “走吧珍大爷,别叫小的为难,不然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贾杰可没心思在宁府继续待着,直接开口催促道:“小的身边的弟兄,可都是练惯了武的粗人,要是不小心伤了珍大爷,那就不好了!”

    贾珍立即熄了不去的心思,没好气瞪了贾杰一眼,也没理会身边下人侍妾的脸色,直接跟着贾杰等人匆匆离开。

    “西府大老爷太霸道了,竟然如此对待咱们老爷?”

    “是啊,看刚才的架势,老爷要是不答应,真的要动手啊!”

    “凭什么啊,咱们老爷还是贾氏一族的族长呢!”

    “……”

    宁荣二府内部,根本就存不住秘密。

    尤其还是这么大的动静,大老爷竟然派人将贾珍带走,消息如风一样迅速传遍两府下人之中,很快传到贾母耳中。

    “老大这是想干什么?”

    贾母满脸不悦,没好气道:“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么,非要闹得满城风雨,这是想要把老婆子气死啊!”

    荣庆堂院子里的一干丫鬟面面相觑,这次大老爷好象没有招惹老太太吧,老太太怎么又把大老爷埋怨上了?

    “冤枉,去跟凤辣子说,让她派人到别院把消息打听清楚!”

    发了会闷气后,贾母直接吩咐道:“打听到了消息后,第一时间回来汇报!”

    她根本就没关心贾珍到底犯了什么事情,而是对自己不能挟制大老爷相当不爽,大老爷的无视态度更叫火大。

    王熙凤听了鸳鸯转达的意思,匆匆处理了手头活计,干脆直接乘了轿子车门,正好她好几日没有见到巧姐了,怪想念的。

    “这个大老爷啊,尽会折腾!”

    跟自己的心腹丫鬟平儿如此念叨,可到了别院后王熙凤一点都没有府里下人跟前的张扬,老老实实跟着丫鬟进了后院,一把抱起正在花园里玩闹的巧姐,和旁边的迎春一边说着闲话一边打听消息。

    “二嫂子,难道你没听到外头的风言风语?”

    迎春又不是傻的,很快就弄明白了王熙凤的来意,有些吃惊反问。

    “外头传了什么风言风语?”

    王熙凤一头雾水,最近一段时间府里的事情有些忙乱,她对府外的事情没怎么了解,难道这事还跟外头有关不成?

    “外面的风言风语太过难听,琏二哥和大老爷相当不满,珍大哥哥这次肯定落不了好!”

    女孩家家的,自然不会说出那些外头的污言污语,只是提醒王熙凤事情相当麻烦,大老爷为此发了脾气。

    这还了得?

    王熙凤吃了一惊,别看府里上至老太太,下至做粗活的丫鬟婆子,好象都没把大老爷放在眼里一般,事实却不是如此。

    大老爷可是府里的定海神针,真要发了脾气就连老太太都得退避三舍,这次邻府的珍大哥出了问题,别说荣府这边不会帮其出头,就是大老爷真在无理取闹,就是老太太来了也没辙啊。

    别院书房,大老爷冷冷盯视贾珍,目光森冷没有丝毫感情,就像一头阴条毒蛇一般,盯得贾珍满头冷汗不知所措。

    “你要是想死的话,自己了断就成,何必还要把两府都拉下水呢?”

    过了许久,大老爷这才放缓神色,很是不解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贾珍又惊又怕,却是茫然不知所措,大老爷派身边心腹将他请来,一来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还用那种看死人的眼神盯了他许久,他还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赦叔,究竟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