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诸天最强大佬TXT下载->诸天最强大佬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二十八章 陛下这是疯了吗?


    包括谷大用在内,所有的内侍尽皆退了出去,大家大气不敢喘一下,天子震怒,众人心头惴惴,生怕一个不小心便遭了池鱼之殃。

    朱厚照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的将东厂、锦衣卫的奏章一一扫过,不出意料,锦衣卫的奏章同样呈报的也是关于楚毅于济宁遭受卫所大军围杀,楚毅血洗济宁上下的消息。

    虽然说锦衣卫指挥使石义文已经被拿下,但是除了锦衣卫指挥使之外,尚且还有锦衣卫同知等锦衣卫高层存在,除非是将锦衣卫高层一网打尽,否则的话,这大明帝国最为庞大的情报机构依然可以顺利的运转将天下各处所发生之事源源不断的汇集起来。

    对照锦衣卫与东厂所呈奏报,济宁之事的过程朱厚照心中已然明了。

    良久之后,朱厚照眼中闪过一丝决断道:“来人!”

    守在外面的谷大用、张永等大小太监连忙进入殿中,就听得朱厚照冲着谷大用道:“谷大用,拟旨!”

    微微一愣,谷大用连忙上前研墨提笔将朱厚照的旨意书写在圣旨之上,听着朱厚照对楚毅的敕封,谷大用心中泛起无边波澜。

    司礼监掌印太监兼东厂提督,并督御马监,执掌腾襄四卫营,司礼监以及御马监可谓尽入楚毅之手,要知道素来司礼监与御马监总管权势并重,一为内相掌朝廷大事,一为庭枢掌兵权,御马监与司礼监总管竟然由楚毅一人兼任,这也就意味着楚毅权势之大,愣是超越了大明历代内侍。

    手中笔禁不住微微一顿,谷大用抬头向着朱厚照道:“陛下,这……这只怕不符合规矩啊!”

    朱厚照阴沉着一张脸盯着谷大用道:“怎么,谷大伴,难道朕连这点任命大权都没了吗?还是说你有什么意见?”

    谷大用连连道:“老奴不敢,老奴不敢!”

    一挥衣袖,朱厚照道:“按照朕的旨意拟旨!”

    很快圣旨便被拟好,朱厚照审视了一番,取出御印加盖其上目光在张永还有谷大用二人身上扫过最后冲着张永道:“张大伴,你且前去点起腾襄四卫之一卫携圣旨前去迎楚毅回朝!”

    张永闻言不由为之大惊,他没想到朱厚照竟然对楚毅如此之看重,要知道那腾襄四卫可是属于禁卫,乃是皇家禁卫,一般来说根本就不出京城的,一卫足足数千人,现在朱厚照竟然令他直接率其中一卫前去迎接楚毅回京。

    张永亲耳听着朱厚照下旨敕封楚毅,执掌司礼监、御马监这大内两大权势最盛的部门,心中要说没有羡慕嫉妒恨的话,那绝对不可能。

    他为了能够坐上司礼监总管之位,甚至不惜同外廷勾结,搞掉了刘瑾,本以为自己有望成为新一任的司礼监总管,结果他所做的一切竟然都不如楚毅到处惹是生非。

    在张永看来,楚毅巡视地方,先是在嵩阳书院制造血案,然后又在江南大杀特杀,连文人、勋贵都不放过,甚至回京路上又血洗了济宁官场,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杀人狂魔。

    天子竟然如此看重这么一个疯子,甚至让楚毅并掌司礼监、御马监这二十四监之中权势最重的两大部门。

    看到张永发愣,朱厚照道:“张大伴,莫非你不愿意吗?”

    听得朱厚照质问,张永回神过来连忙道:“老奴愿意,老奴只是替楚毅兄弟感到高兴,他若是能够知晓陛下对其如此之看重的话,肯定感激涕零。”

    朱厚照挥了挥手道:“你且速去吧,朕真的担心楚大伴这一路之上会出什么意外!”

    豹房之中,朱厚照竟然决定将司礼监、御马监这两大部门交给楚毅来执掌,一旦消息传出,绝对朝野为之震动,便是京师都会为之哗然。

    张永领命出宫,第一时间吩咐心腹奔着杨府而去,而他则是直入腾襄四卫,奉天子旨意率领其中一营出京迎楚毅回朝。

    杨廷和府上,几人并没有什么心情摆什么宴席,此时正于书房之中商议如何应付楚毅之事。

    杨廷和如今已贵为内阁首辅,加之又是地主,所以居于正中,身旁作者毛纪、费宏、胡明等人。

    只听得杨廷和道:“诸位,天子对楚毅一向信赖有加,此番急召楚毅归来,只怕是有意令楚毅执掌司礼监。”

    胡明登时道:“不可,万万不能让楚毅执掌司礼监,否则的话,我等先前所为岂不是前功尽弃,去了一个刘瑾,又来了一个更难缠的楚毅,那我等所做还有什么意义。”

    费宏也是点头道:“老夫还是觉得张永更适合为司礼监总管。”

    毛纪叹道:“可惜我等左右不了天子之意志,难不成我们还强行迫使天子封张永为司礼监总管不成?”

    胡明咬牙道:“那你杀了楚毅,只要将楚毅杀了,一切皆不是问题!”

    最近极少言语的庞文斌苦笑一声道:“江南血案就是一个血的教训,此番济宁更是出动了卫所大军,可是结果又如何,无非就是白白牺牲了那么多人。”

    胡明盯着庞文斌道:“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要我们恭迎楚毅回京,然后坐视他成为司礼监总管,然后前去巴结这阉狗不成?”

    一声轻咳,杨廷和向着胡明道:“胡御史且冷静,我们这不是在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胡明冷哼一声道:“老夫的意见就是绝对不能够让楚毅归京!”

    费宏看着杨廷和低声道:“要不我们再试一试……”

    捋着胡须,杨廷和心中沉吟不定,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管家将张永派人送来的密函交给杨廷和。

    杨廷和打开密函一看猛然之间站起身来眼中满是震惊之色禁不住道:“荒唐,天子简直是荒唐!”

    能够让一向沉稳如山的杨廷和这般失态,可见张永所传来的消息到底有多么的惊人。

    费宏疑惑道:“介夫兄,何事如此?”

    吐出一口气,杨廷和道:“诸位,就在方才张永自宫中传来消息,陛下已经拟旨,意欲令楚毅执掌司礼监并御马监!”

    “什么?”

    “这怎么可以!”

    “陛下简直荒唐啊!这是疯了吗?”

    几名朝中重臣闻言顿时大惊失色,单单是一个司礼监便足可与他们分庭抗礼了,现在天子竟然还将能够执掌兵权的御马监交给楚毅,这岂不是让楚毅一跃成为天子之下第一人了吗?

    哪怕是当初刘瑾权倾天下之时也尚有谷大用、楚毅分其权柄,可是现在倒好,谷大用御马监之权被夺,只剩下西厂提督一职,而楚毅却是身兼司礼监总管、御马监总管、提督东厂,这权势简直是令人心惊。

    众人目光齐刷刷的向着杨廷和看了过去,事关重大,必须要拿出一个决断来,否则的话一旦楚毅归来,一个比刘瑾更为可怕的对手就会压在他们头上。

    杨廷和深吸一口气,眼眸之中一抹杀机闪过道:“既如此,那就趁着张永所率禁军没有赶到,再搏一次!”

    胡明眉开眼笑道:“这不就是了吗,只要咱们将楚毅杀了,就算是天子给他再大的权柄,一个死人还能翻起什么风浪!”

    大军出行尤其还押送上千万两纹银,就算是楚毅、高凤他们一直都在赶路,可是满打满算一天也不过是能行六七十里,不要看是六七十里,要知道这速度可是相当之快了。

    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来说,能够日行四五十里,那已经算得上是素质不差的军队了。

    自济宁至京师足足近千里,也就是说,即便楚毅他们高速赶路也需要大概半个月时间。

    正德五年这一年发生的事情不少,朱寘鐇造反,刘瑾垮台,刘六刘七起义,不过这些对于整个大明帝国而言算不得什么,还动摇不了大明之根本。

    其中于河北霸州崛起的义军刘六刘七席卷一方,声势却也不小,攻破了几处州城,官军一时之间竟拿其无有办法。

    这一日义军大营之中,一名文士直入大营求见首领刘六刘七。

    随着朝廷反应过来,调派各方军兵,刘六刘七已然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如今正苦死该如何解决眼下的局面。

    虽然攻破了几座州城,然而他们所能够抢到的粮食却是不多,至于说金银倒是抢了一批,关键他们根本就购买不到粮草、军械啊。

    毕竟如今大明天威仍在,并非是王朝末期,敢于勾连叛军的人微乎其微。

    做为首领,刘六刘七豪侠性情,如今却是愁眉不展相对叹息。

    “首领,首领,有人求见,说是能够为首领解忧!”

    刘六刘七二人对视一眼,只听得刘六即刘宠豁然起身道:“来人何在,速速带来见我们!”

    刘七又名刘晨道:“兄长,对方可能是大才之士,你我当前去相迎才是。”

    刘宠闻言点头道:“七弟所言甚是,你我兄弟当亲迎。”

    二人脚步跨出,身形极快,若是有江湖中人见之必然会为之惊叹,这兄弟二人竟然有着一身极强的功夫,几乎可以媲美江湖顶尖好手了。

    远远看到一青衫文士仪态风流,气宇不凡的看着他们,二人深吸一口气,刘宠冲着对方拱手一礼道:“刘宠见过先生,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青衫文士微微一笑道:“吾此番前来乃是为两位首领解忧而来,至于姓名,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刘宠与刘晨对视一眼,二人心中明悟,对方可能身份不俗,不过对方身份越是不俗,那就说明对方越有可能解决他们眼下的难题。

    “先生请!”

    二人恭敬的将青衫文士迎进了营帐之中。

    只听得刘宠向着青衫文士道:“不知先生何以教我!”

    青衫文士捋着呼吸微微一笑道:“吾观两位首领眼下为粮秣、军械而发愁,我这里却是有一条路子,可以帮两位交易到所需粮秣、军械!”

    “什么,竟然能够交易到粮秣、军械!”

    这青衫文士话一出口,不管是刘宠还是刘晨都面露震惊之色,小规模的粮食买卖,他们有的是抢来的金银倒是能够购买到,关键他们手下人马那么多,根本就不是小打小闹偷偷购买那点粮食能够解决问题的,必须要大宗交易才可。

    盯着青衫文士,刘宠缓缓道:“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先生帮我们兄弟解决这般问题,不知可有什么吩咐吗?”

    青衫文士颇为赞赏的看了兄弟二人一眼道:“尝闻霸州刘六刘七兄弟任侠好义、聪慧非常,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面对青衫文士的称赞,兄弟二人神色平静,只是盯着对方。

    捋着胡须,青衫文士神色一正道:“两位只需要帮忙除掉一个人,不只是可以购买粮秣、军械,更是能够获得上千万两的纹银。”

    “什么,竟有此等好事?”

    兄弟二人不由大惊,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青衫文士,他们破了几处州城也不过是搜刮了上百万两纹银罢了,毕竟他们所破州城并非繁华大城,加之躲避官军追剿,根本来不及细细搜刮,能够席卷上百万纹银那已经是相当惊人了。

    现在可倒好,这青衫文士竟然告诉他们,只要杀了一人,不只是能够获得购买粮秣军械的渠道,更是能够抢到上千万两纹银,这在兄弟二人看来,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

    青衫文士道:“此人乃是东厂督主楚毅,你们兄弟二人却是有所不知,此阉贼于江南之地疯狂屠戮豪绅、权贵,足足搜刮了上千万两纹银,如今正押赴前往京师,不久之后便会进入沧州地界,此等机会,两位首领须得把握好才是啊。”

    刘宠、刘晨兄弟二人一脸的意动之色,上千万两白银啊,谁能不心动。

    将二人神色看在眼中,青衫文士嘴角露出笑意道:“届时两位可提楚毅之首级前往沧州码头,自会有人同两位交易粮秣、军械。杀一人而利万人,在下言尽于此,两位首领且好生考虑吧!”

    【大章送上,求月票,打赏走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