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诸天最强大佬TXT下载->诸天最强大佬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三章 愿为督主效命!


    毕亨在焦芳走过来的时候便已经注意到了焦芳的举动,这会儿听了焦芳的话,眼中闪过一道异色缓缓道:“你我皆是刘公同党,如今刘公已经伏诛,只怕接下来就该是我们了,还有什么以后可言!”

    焦芳看着毕亨道:“若是有人能够救我们出此牢笼呢?”

    毕亨微微一愣,盯着焦芳沉声道:“毕某虽非怕死之辈,可是若然能够活命,谁又会想要找死呢,只是我等身上早已打下了宦官同党的烙印,这天下间又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得罪这朝中文武重臣搭救我等呢?”

    大致明白了毕亨的心思,焦芳露出几分笑意道:“毕尚书就没有觉得我们在这狱中没有遭到那些狱卒的为难有些不正常吗?”

    毕亨不禁回想他们被投入诏狱之后的这几日,虽然说环境差了点,但是还真的没有狱卒来寻他们的麻烦。

    就算以往没有进入过天牢,可是他也知道天牢之中绝对没有那么平静,尤其是他们这些十有八九难以翻身之罪人,绝对是那些狱卒最喜欢欺凌的对象。

    偏偏他们进入狱中已经有几日了,却是连一个狱卒来寻他们的麻烦都没有。

    先前是没有在意这些,可是现在听焦芳这么一提,毕亨立刻意识到这其中只怕是有问题。

    心中一动,毕亨看着焦芳道:“莫非……”

    看着毕亨,焦芳带着几分笑意道:“不错,因为有贵人让人打了招呼,这里的狱卒根本就不敢将我们怎么样。”

    毕亨疑惑道:“难道说是某位阁老?”

    焦芳低声道出一个名字,而闻得那名字的瞬间,毕亨不禁神色为之一变,惊呼一声道:“焦阁老,你……你……”

    楚毅的名字在毕亨耳边炸响,可以说闻知楚毅之名的瞬间,毕亨真的有些发懵,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焦芳口中所提之贵人竟然回事一直以来刘瑾的对头,东厂督主楚毅。

    甚至楚毅都被刘瑾给逼迫的离开京师,巡视地方去了,当然在焦芳、毕亨极少数人眼中,楚毅离开京师避开刘瑾之锋芒绝对是最佳的选择。

    如今刘瑾于京中身死而楚毅在外无有损伤便是最鲜明的对比。

    曾经有几次焦芳可是帮着刘瑾想办法对付楚毅的,结果现在焦芳竟然表明已经搭上了楚毅的线,这真的是让毕亨为之惊讶。

    将毕亨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焦芳低声道:“其实早在刘公公招揽我之前,我已经依附于楚督主了,所以毕尚书不用认为焦某对刘公公不忠。”

    说着焦芳道:“除了在对付楚督主的事情上,焦某自问对刘公公那是尽心尽力,奈何刘公公此人心胸太过狭窄,一手的好牌愣是被他自己给毁了,结果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听得焦芳这么一说,毕亨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先前他总觉得焦芳似乎在对付楚毅上面有所保留,现在算是真相大白,原来从一开始,焦芳根本就是楚毅的人。

    想到这点,毕亨不禁苦笑,刘瑾真的书输的不冤啊,他麾下头号人物都是别人安排进来的,就算是不被文武百官给拿下,只怕某一天也会败在楚毅手中。

    不过对于楚毅,毕亨倒是颇为好奇,他对楚毅了解不对,毕竟楚毅前几年非常低调,后来更是主动避开刘瑾锋芒离开了京师,待到锋芒毕露之时,就是嵩阳血案传来。

    至于说以后的消息,随着刘瑾垮台,他们这些刘瑾同党自然被关押在天牢当中,与外界也就断了联系。

    沉吟一番,毕亨向着焦芳微微点了点头道:“若是楚督主看得上毕某的话,那么毕某愿意唯督主马首是瞻。”

    既然不想去死,那么就得选择一个大靠山,显然身上已经打下了宦官同党的烙印的毕亨没有更多的选择,文管系统显然是不可能接受他,那么也只有投靠楚毅了。

    焦芳不禁捋着凌乱的胡须忍不住笑道:“若是督主闻知毕尚书诚心归附的话,定然会无比开心的。”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自不远处传来道:“不错,还是焦阁老了解楚某的为人,毕尚书愿意助楚某一臂之力,楚某又得一贤才矣!”

    这声音自牢狱之中响起,焦芳豁然转身看向来人,就见楚毅身披大氅,身后跟着曹少钦正一脸笑意的大步而来。

    焦芳看到楚毅的瞬间,这些时日当中,心中的那种忐忑不安终于消失不见,要知道他被下入天牢的时候心中其实还是相当担心的,虽然知道自己有楚毅这么一个靠山在。

    关键当时楚毅并不在京师,而是在江南啊。如此若是出什么意外的话,远在江南的楚毅哪里能够救得了他。

    待到这天牢之中有东厂的人主动联系他之后,焦芳才算是有了主心骨。

    如今见到楚毅前来,焦芳自然是一颗心彻底落地,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衫,冲着楚毅便是一礼道:“焦芳拜见督主。”

    这天牢就好似楚毅自家地盘一般,一名牢头一脸恭敬的陪在楚毅身后,见到楚毅在焦芳牢房之前停下,连忙上前将牢门打开。

    楚毅上前一手将焦芳扶起,打量了一番,就见焦芳一脸的狼狈,显然这些时日在这天牢当中,焦芳还是受了些苦头的,不过比之他人却是好了太多。

    “焦阁老却是受苦了,只怪楚某来迟!”

    这会儿牢头同样将边上毕亨的牢房打开,毕亨目光落在楚毅身上。

    焦芳顾不得同楚毅叙话连忙向着楚毅道:“督主,这位便是前工部尚书毕亨,乃是刘瑾手下少有的几名贤才之一,想来督主应该不陌生才是。”

    毕亨上前一步向着楚毅一礼拜下道:“毕亨拜见楚督主!”

    楚毅伸手一把将毕亨扶住道:“毕尚书之大名,楚毅早有耳闻,尚书乃是成化年间进士,后来历任侍郎、两淮盐运使、甘肃巡抚等重要职位,素有清明,楚某一直对尚书颇为仰慕,今日得见,快慰平生矣!”

    只看楚毅对其一生之履历如此之了解就知道楚毅是真的仔细了解过他,尤其是看楚毅气宇不凡,一股无形的威势自然而然散发开来,令人禁不住为之折服,尤其是楚毅那种自然流露出来的亲近态度,比之刘瑾拉拢他们来简直强出太多。

    至少面对楚毅,毕亨丝毫生不出一丝的厌恶,反而是莫名的有一种被看重的感觉。

    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相比较刘瑾,楚毅对他的那种法子内心的看重让毕亨有一种面对知己之感,深吸一口气,恭恭敬敬的向着楚毅拜倒:“毕亨愿为督主效犬马之劳!”

    这一礼楚毅没有闪避也没有阻止,待到毕亨拜下,楚毅也一脸正色将毕亨扶起道:“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焦芳不禁一脸欣喜的笑道:“焦芳恭喜督主获此良才!”

    楚毅转首向着焦芳道:“这几年却是委屈焦阁老了!”

    焦芳闻得楚毅所言,心中感慨,说实话,论及把握人心,刘瑾真的差了楚毅太多,如果说刘瑾有楚毅一般的心胸以及手段的话,只怕刘瑾也不会落到如今的田地。

    边上的刘宇、曹元几人看到这一幕不禁一个个兴奋的向着楚毅道:“督主,我等愿意为督主效命,还请督主救我等脱困……”

    在他们看来,既然楚毅愿意接受毕亨,那么肯定愿意接受他们这些人,或许楚毅此来正是奔着他们而来,有他们相助的话,出去之后,楚毅完全可以全盘接收刘瑾的势力,一跃成为权势丝毫不下刘瑾的存在。

    然而楚毅只是淡淡的瞥了刘宇几人一眼,对于这些人,楚毅真的是没有什么兴趣,一个个没有什么能力也就罢了,反而是在刘瑾权倾天下之时仗着刘瑾的势力为所欲为,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这些人哪怕是被处死,那也是罪有应得。

    至于说依靠这些人全盘接收刘瑾所残留的势力,楚毅还真没想过,刘瑾残留的势力的确不小,但是如果他以刘瑾的底盘步入朝堂的话,将来未必不会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他宁愿一步一步积累人脉,夯实基础也不愿意将刘瑾昔日的那些渣滓全盘接收过来。

    毕亨眼见楚毅目光扫向刘宇几人不禁开口向着楚毅道:“督主,在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楚毅讶异道:“哦,毕大人尽管直言便是。”

    毕亨也不理会刘宇几人是什么反应,沉声道:“毕某还请督主三思,莫要贪图眼前之利而全盘接受刘公公所留下的势力,否则将遗祸无穷!”

    刘宇几人听了顿时冲着毕亨破口大骂:“毕亨,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害我等!”

    “毕亨,你这小人,你不得好死!”

    刘宇等人那是真的被气坏了,不帮他们说情也就罢了,毕亨反而是落井下石,阻止楚毅接收他们这些人,这是摆明了要坐看他们去死啊。

    【码字,码字,看看有月票没,距离新书月票第一还差三百票。】